杨柳依依

一个片段

盐昔昔:

那日,夏末彻底模糊在遥阔的苍天之下,风过处开始摇下叶子。


连日伏案,梅长苏才发觉那叶子的颜色已经变成了金黄,像熟了的玉米。这么一想,他忽然开心了一些,把窗子打开,接住一片熟玉米颜色的叶子,小心翼翼地夹到翻了一半的哲思书本里去。


接着他披上那件灰得很有年代感的旧大衣,遵从心里忽而油然升起的仪式感,从仅有的几件衣服底下翻出埋着的围巾围上,打开了门。


这次门开,他看见的是一个新的世界,前段时日被挂念和思考占据的脑子此刻空出来为他装下眼前的景物。


或许秋天最早落下的叶子就是被他夹在书页里的那一片。他忽然无不浪漫地想。


叶子落得纷乱,风萧萧索索,从深山沉水一层一层跋涉过来,不一会儿就让地上铺满了属于秋天的一场“雪”。


那么多的叶子,约好了似的在这一天落下来,纷纷扬扬,像为迎接这个季节,又好像不仅仅为迎接这个季节。


很快,山路上有了脚步声。


叶子还在成片的飘零,簌簌的声音里,梅长苏突然看见远路步来的萧景琰。


萧景琰是闯入他视线的,依然把去时一身军装穿得英武笔挺,即使因为游击于山林之间,免不了要摸爬滚打上一身土泥,但经他板正挺拔的身骨一架,眉眼相衬,反添上军人坚韧的英气。


枪在他背上挎着,弹夹空了,水壶看上去很轻。


萧景琰也看见了梅长苏。梅长苏穿着灰色大衣,围着灰色围巾,架着细边框眼镜,面色依然苍白,但终于融入几分当地和润的土色,忠厚斯文的样子,人变了不少。他眼睛里柔和的光被眼镜镜片放大,萧景琰每走近一步,心脏就更清晰地被那目光穿透一点。


两个人的心以近乎相同的频率跳动,都很快,除了激动,还有更多其他的情绪使他们产生这般反应。究竟其他的情绪是什么,他们说不清。


总之,在那个最不经意的早晨,秋天来了,又在风里落下,萧景琰和梅长苏隔着地面空中,眼前心上一大片枯黄的秋叶遥遥一望,知道他们都胜利了。

评论

热度(49)

  1. 杨柳依依盐昔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