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依依

【靖苏】五云裘(ABO)章一

盐昔昔:

快过年了,和尖尖一起开启高甜的日更模式😏【我不是什么小仙女,我是抠脚大汉啊】


小小爵士:



*和小仙女 @昔我往矣 的联文!!!!!我爱小仙女!!!!!


*架空AU。ABO加持。生子待定。


*高亮:本文ABO设定中,无信息素、无发情期、无标记!!!三无ABO,绿色健康的ABO(依旧很黄)!!!


*和亲梗。


*草原游牧民族首领琰X中原王室私生子苏。


*一切的一切全是编的。没有值得考据的地方。


  梅长苏接到旨意后,坐在琅琊阁最高的那扇窗子前,看着江左的群山流水看了一整天,一句话也没说。


  日薄西山时分,蔺晨揣着袖子来找他,进了门远远地望见他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深深地叹了口气,走上前来,坐在梅长苏对面。


  梅长苏目不转睛地看着窗外,看都不看他一眼。


  “没想到二十年了,皇后还是不肯放过你。”蔺晨拿起炭火上沸腾的茶水,给两人各倒上一杯。


  梅长苏冷笑一声:“该叫‘太后’了。”


  “是啊,‘太后’。”蔺晨也笑了,摇了摇头,“她要当不上太后,估计也不会让你活到现在。”


  “自己知道便好。”梅长苏端起茶碗,放在嘴边吹了吹。


  “你母亲是将门之女,当年一心辅佐先帝登基,以为是走了正道,可万万没想到先帝即位便抛弃了她,将她全家满门抄斩,死的死,亡的亡。她拼尽全力逃出帝都,幸好先帝未起杀心,只任她自生自灭。她怀着五个月的身孕漂泊到琅琊山脚下,我父亲救了她。五个月后她诞下你难产而死,你打出生起就活在江左,从未去过北方,甚至没有入过帝都,而他们仍要致你于死地才算安心。”蔺晨历数往昔之事,语气里尽是讽刺之意,“况且你还是个坤泽。”


  “我虽为坤泽,但仍是男性,在皇室眼中,但凡有一丁点威胁,也要斩草除根,永绝后患才好。”梅长苏吹着冒着热气的茶碗,许久不尝上一口,“先帝尚念及父子之情,我才得以苟活至今。”


  “先帝……”想起那自己从未谋面的父亲,梅长苏有片刻出神,他轻蹙眉头,一时失语,茶碗稍一不慎就脱了手,打翻了热气腾腾的茶水烫了梅长苏的手。


  “嘶!”一声脆响,梅长苏迅速缩回了手,针扎般的烫意唤回了梅长苏飘远的神智,他沉默地低下头看着碎了一地的瓷碗发呆。


  “你!唉——”蔺晨把眉间皱成一个川字,看着梅长苏,须臾又看不下去,别开了眼,抓起了手边的扇子开始扇风,“唉——”


  梅长苏抬起头,看着蔺晨笑:“你不知道火气是越扇越旺的吗?”


  梅长苏长吁一口气,拿了帕子擦手:“被送去和亲的是我又不是你,你生什么气?”


  蔺晨猛地扭过头瞪了梅长苏一眼,“啪”把扇子收了起来,怒气冲冲地站起来:“瞧你说的什么话,小心我揍你个没良心的。”


  梅长苏没有说话。


  “我只是替你不值!”蔺晨拿扇子指了梅长苏一下道,“先帝早知道你是他的孩子,亲自上琅琊阁问过,却不愿带你回帝都,不愿冠你以皇族苏姓!你是皇族子嗣这个事实满朝上下心知肚明,而你父亲呢?这么多年,他不允许你参加科举,不允许你进入仕途,甚至对你不闻不问,将保全你的性命当成给你唯一的恩典!”


  梅长苏仍然没有说话。


  蔺晨背起手,来来回回地走:“如今西北羌族日益强大、虎视眈眈,而中原朝廷官场腐败、国力衰落。新帝年幼愚昧,沉迷玩乐,太后垂帘听政,却无法力挽狂澜。满朝上下再不复往昔强大,苟延残喘、得过且过。”


  “现在好了,新任羌王一改往日和平的态度,大肆开疆扩土、步步紧逼,几番在中原边境挑衅,而朝廷呢?朝廷连个屁都不敢放!几车几车的银子粮食送过去,只求个粉饰太平,好让他们能够窝在自己的府邸夜夜笙箫、醉生梦死。”蔺晨驻足,回过头一摊手,“而那太后却只顾着忌惮你的江左盟,一道旨意下来随便封你了个‘江左王’就要把你搁在那些黄金珠宝里一并送给羌王。”


  梅长苏听见这话后,无动于衷,漠然地看着前方一动不动。


  蔺晨三步并两步走到梅长苏面前,蹲下,一把抓住梅长苏的手腕,眼神凶狠:“羌族待中原人一向轻蔑,性情野蛮嗜血,你孤身一人被送去那西北草原荒芜之所,会是什么下场你心里最清楚!要我说,江左盟和琅琊阁的力量,不一定就在朝廷之下,再加上我们这群山险峻、密林幽深,想起兵造反也不是没有可能成功……”


  “绝对不行。”梅长苏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抬起眼,眼神如鹰隼般锐亮,唇角冷硬,脸上是少有的坚毅,“江湖势力不确定因素太多,到时候真跟朝廷打起来,稍有不慎便玉石俱焚!我怎忍心让你我的兄弟为了我去白白送死?”


  “那难道让我眼睁睁看着你被送给羌王?”蔺晨咬牙切齿道,“而且你的身子,你的身子!你从小就体弱多病,底子与常人相差太多。从中原到西北一路上环境恶劣气候严苛,我怕你还未到羌王的领地就命丧途中!”


  “蔺晨,”梅长苏抬手按在蔺晨的手上,稳住他,“这么多年来都是你在医治我,我欠你一条命,所以我更不能让你卷进这本与你无关的乱局中。”


  “我对你来说还算个外人吗?!”蔺晨瞪着他,目眦且裂,握着梅长苏的手又加重三分,喘气片刻后他稍稍平复下来,甩开了梅长苏的手腕,叹息道,“罢了,既然你执意如此,我也做不了什么。你一个人上路,定受不了路上颠簸,我让蔺九跟着你……”


  听见蔺九的名字,梅长苏骤而变了脸色,伸手扯住蔺晨的袖子压低了声音愤道:“不可!不可!蔺九是你从小带到大的徒弟,亦是我的学生,万万不能跟我去那虎狼之地!你当我是那没心没肺、贪生怕死之人?”


  还未等蔺晨说话,门口突然走出一个眼神清澈的少年。他走到蔺晨和梅长苏面前,直直跪下,大拜道:“蔺九已拜先生为师,愿终身侍奉舍命不辞!还请先生应允!”


  梅长苏胸口剧烈地起伏,看了看蔺九又看了看蔺晨,倏忽掩住口鼻大咳起来。


  蔺晨连忙搀扶住他,而梅长苏反手抓住了蔺晨的衣襟,怒喝:“你这是什么意思?!”


  蔺晨苦笑:“是孩子自己决定的,我有什么法子?”


  蔺九抬起袖子抹去眼角的泪水:“先生您就允我一起前去吧!我不怕苦也不怕累,还懂些羌语,我只想尽力帮先生活下去!”


  梅长苏眼中已含热泪,看着面前两人,什么话也没说,只当默许。


  蔺晨点了他身上几处穴道,梅长苏方才觉得好受些。让蔺九下去收拾东西之后,屋子里二人又相坐无言良久。


  还是蔺晨先打破静寂:“你生在梅花凌寒盛放的时节,你打小就最喜欢梅花,等你去了那西北草原,怕是再也见不到梅花了……”


  梅长苏笑了笑,道:“梅花开在江左,便是开在我心里。”


  “答应我,”蔺晨通红着眼眶,一字一顿道,“你要尽可能活着回来见我,要是你食言的话,我下到十八层地狱也得把你揍一顿。”


  “好,我答应你。”梅长苏斩钉截铁一口应下,眼中不再有怒气和悲凉,只剩三分决绝七分洒脱,“我此去西北心中已有对策,若老天尚且对我留有些许怜悯愧疚,我还能回来,甚至还能还中原百姓一个新的天下。”


  “如若苍天凉薄……?”


  “那我便将此血肉之躯还了我爹娘就是。”


【待续】


====


希望大家喜欢,敬请期待下文吧wwww




评论

热度(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