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依依

【靖苏】梁人词

盐昔昔:

1.


皇帝让传苏大人来。


大内总管,且称宫人,恭恭敬敬问询是单请还是请完了接。


皇帝说,接来。


宫人又问,派大轿去?


皇帝摇头,不。


宫人以为不够,要八台。


皇帝说,派一辆青篷马车去即可,不要声张。


事后有人议论,议论这位大人怕是得罪了皇帝。


青篷马车来去多几次,流言便消了。


2.


苏大人来,苏大人走。每每皇帝传唤,宫人学会了做准备,迅速周到,苏大人来得快,去得也快。


苏大人来一次,皇帝心情会好,即使正气得把奏章从御案上砸下来。苏大人悄然来了,弯腰捡起折子,上前几步,跪下,声音清亮温和,说请陛下息怒。


皇帝不仅息怒,还从龙椅上弹了起来,连道“平身”,亲自去扶。手伸到一半,苏大人似乎抬了眼,看看,又垂下去。皇帝本来结结实实的一扶变成了君与臣象征性的虚礼。


流言不知道该从何而起,就胡乱起来,众说纷纭,把苏大人说得很神秘,甚至很神。后来一州发了大水,苏大人请命亲临,治好水患,流言又消了。


3.


皇帝阴沉着脸,日理万机,好几天没传唤朝臣。


宫人觉出不对,做事慎而又慎,唯恐脖子上的脑袋安得不稳。


传苏大人来。


高位上,皇帝发话了。


宫人听完应了一声“是”,反应过来,浑身一激灵,赶忙兴冲冲地去了。


皇帝一个人走到长榻边,靠着,去想苏大人前几日出离的生疏。


殿门“吱呀”一响,有人进来。殿中亮堂堂,光明得晃眼,皇帝把眼睛闭上了,困得脑子里只剩下一团浆糊,往榻上倒去,听见熟悉的声音说,睡吧,我需得先替你到将来的归处看看。一串脚步声,渐渐远了。


要走了?谁要走了?


4.


醒来的时候他觉得很累,人老,觉得夜长;夜长,睡的时间也长;睡的时间长了,梦也跟着长。做长梦很累。


皇帝看见宫人走来,和梦里的不太一样,于是老盯着人家看,把堂堂大内总管盯得心里发怵,那一整天腰躬得比平日要低。


皇帝无视这些,一把年纪顶着日头出宫散了次心,借口巡视,经过一扇腐旧的门,门上无匾。推开门,看见一所废弃的荒宅,野草疯长,阿猫阿狗把这里当乐园,人走进去,草丛里潜伏的蚊虫会隆重地为人身上挂红灯笼,一个一个,鲜亮饱满。


他感慨,心里暗问,你说这世间留得住什么呢。蚊虫叮的红豆包消了,蚊虫也消了,夏天还来。一批一批换了的人给一批一批换了的蚊虫叮,然后呢?


然后就是然后。


老了的他易胡思乱想,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他不想梦蚊虫,所以走出去了。


梦见苏大人好点。


5.


皇帝说,传苏大人来。


宫人毕恭毕敬地躬身问,哪位苏大人?


皇帝皱眉了,说两个字:那位。


宫人摸不着头脑,搜罗了一个一个朝中苏大人的名字问,皇帝都摇头。


拿了名册来,宫人躬身继续问,问一些不闻名的小官,这位?这位?这位?……


皇帝还是摇头。


宫人不敢说话,等他裁断,左等右等没有动静,听见高台一声轻微的响动。抬头偷眼看,皇帝掷笔,看着殿门不说话,过会儿,低头扫了眼被他昏花混浊的老眼看得模模糊糊的名册,摇头,嘴里喃喃念叨:记岔了,记岔了,拿走罢。


宫人捧着名册恭恭敬敬地下去。


梁宫里传开来,说大梁的武帝老了。

评论

热度(146)

  1. 杨柳依依盐昔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