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依依

【靖苏】青丝成雪

盐昔昔:

(一)
萧景琰病了。现下正是晚秋,他在廊下吹了凉风,回来也不曾饮姜汤,于是着了风寒。


病中萧景琰虽然周身滚烫,但他自己却觉得寒凉入骨。烧得迷糊了人便容易陷入梦中,宫人常常听见他些微的呓语,偶尔是喊冷,其他的,皇帝在念些什么他们也不敢凑上前听。


只是有一点奇怪,明明冷得发抖,但萧景琰做梦的时候,嘴角总是噙着笑。侍立一旁的宫人很是不解,究竟梦到了什么,才会在忍着这样的冷时,并不皱眉,而是微笑呢。


(二)
都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可萧景琰这病却抽得没完没了,似乎病的时间比他积劳的这么多年还要长,总之,迟迟不见好。那日皇后终于没忍住,斥责了跪在榻前的太医。萧景琰却拉住她,道:“算了。”


皇后一听他这话,转身与太医一同跪伏在地,哀呼一声:“陛下……”


萧景琰缓缓眨了眨眼,思前想后,憋出一句:“起来吧,我会好好吃药的。”


皇后和太医一道愣在当场。这语气,实在不像他,倒像是个不爱喝药的病人。


(三)
病了的萧景琰与往日相比要随和得多,他以前总是高高在上的样子,惯于横眉冷对世人的眼光。


不过如今,每个午后他都要遵循医嘱歇个午觉。


他命人将躺椅搬到后花园的树下,然后在斑驳的树影中睡熟了。阳光洒在他的发上,柔和了他周身的冷硬,这时候,他不是皇帝,只是一个困倦的老人。


不过,萧景琰并不能歇上多久,朝政上的事他依旧要管,还不能完全由太子理政。


深夜,灯下鬓发如霜的帝王伏案批阅了一本又一本折子,偶尔遇到疑难,皱眉思索许久后似乎想起了什么,抬头茫然四顾,看着周围的宫人,然后又想起什么,咳几声,拢紧身上的裘衣,低下头去,眼角似乎有一点泪光。


(五)
就这样,萧景琰的病渐渐成了难愈的沉疴。他开始整日整日地咳,咳到后来只能终日躺在床上静养,不能下床走动,饮着吊命的参汤。


他开始安排后事,一个又一个大臣被请到殿内,萧景琰交代得很细,生怕他们忘了似的,最后是太子,那日他们父子一番长谈,太子再出来时眼眶已经红了。


而萧景琰尽力交代完后事后便没了说话的力气,他只能在床上静静地躺着,看着眼前的那扇窗外日升月落,斗转星移。


(六)
这天,金陵下了小雪。


萧景琰感觉稍好了一些,能勉强靠在床头。他望着细雪堆在窗台上,带着寒凉的风刮进窗来。


他该命人将窗户关严的,不然着凉又要咳嗽了,病中是有诸多讲究的。可他舍不得将那扇窗严严实实地关上,他遥遥望着雪,对宫人道:“梅花若是开了,替我折一支回来罢。”


宫人出门去了,他翘首盼着出去的人回来时手中能握着一支冬日里的艳色。如他所愿,梅花被插进白色的瓷瓶中,摆在案上。


萧景琰望着梅,和梅上残留的一点雪,执了自己的一缕长发到眼前仔细端详了一会儿,露出了一丝笑容。


那夜,他的梦依然是旧梦,梦里是许多年前的一个冬夜,故人还站在他的身边,轻轻拂去他肩上的雪,道:“景琰,我想看看你老了的样子,以后我看不到了。”


(七)
萧景琰不再说话了,每日除了用点粥,喝了药,便安静地躺在床上,望着朝阳温暖了梅花瓣,望着余晖将白瓷瓶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平铺在桌案上,望着月光为梅花渡一层银色。


雨雪风霜都是窗外的事了,他只是望着那瓶梅花,再不望别处。许多埋在记忆深处的事随着时间的推移,反倒愈渐清晰。


(八)
殿内开始聚着不少皇亲朝臣,个个都衣着正式,跪在床前哀哀地看着萧景琰。


萧景琰终于被他们看得无奈,缓缓转了脸,艰难地逐字道:“下去吧……”


于是一行身着华服的人缓缓退出殿外,殿门合上,最后一点光都被尽数关在外头。寂静的黑暗中,呼吸声变得那么清晰。


萧景琰从未凝神倾听过自己的呼吸声,如今他只能仔细听着,听着它一点一点地变轻,变浅。


弥留之际,他恍然想着,当年那个人倒在北境时,是不是也曾让眷恋的目光久久停在哪个方向,就如同他遥遥地望着案头那株凋零的梅花一样。
———————————————
看了榜2片花,被零星与靖苏有关的事情虐到了……于是写了在我的想象中萧景琰如何离开……

评论

热度(132)

  1. 杨柳依依盐昔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