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依依

【靖苏】若有所失

盐昔昔:

梅长苏觉得萧景琰最近越来越勤学好问了。


“我有问题想请教先生。”


“先生这本书可否借我看看?”


“我还有问题想请教先生。”


“我想再向先生借本书。”


梅长苏的回答无非是“殿下请讲”“殿下请便”“殿下想要便拿去”之类。


但最近他觉得有些不对。平常他替萧景琰解惑之后还会留下空余时间让他思考,可最近这一次,他发现萧景琰思考的时候是盯着自己思考的。


起先梅长苏假装没有注意,可时间长了,他终于忍不住突然抬眼望向萧景琰,对方被他吓得抖了一抖,梅长苏憋着笑装出诧异的样子:“殿下…是有什么疑惑吗?”


“啊,是。”萧景琰一本正经地拿起本折子,“我看先生看书看得入神,不敢打扰。”


梅长苏露出一个不失礼貌的微笑:“殿下有什么问题随时可以问,苏某一定尽力解答。”


萧景琰道:“好,多谢先生。”


梅长苏笑着回道:“殿下客气了。”


他说这话时萧景琰正认真地低头看着折子,所以并未注意到梅长苏嘴角越来越深的笑意。


不过,梅长苏看见萧景琰时嘴角的一点微笑终究凝滞在他借走了《翔地记》之后,从萧景琰借走书起到确定静妃帮助自己隐瞒身份前,他看见萧景琰时眼里总是带着一点怨气。


那点怨气被藏得很好,萧景琰察觉不到,所以不介意,要他真的介意什么,他也只会介意那本被梅长苏借给了蒙挚的《翔地记》在自己问他借来看时梅长苏竟然犹豫了一会儿,不过他很大度地提来静妃的食盒,并在不知不觉中收买了苏先生身边的小护卫。


有一天萧景琰照例提着食盒带着折子走过密道,那日大雨将至,窗外风起,梅长苏立在窗前看着。按理萧景琰该上前去将窗合上,他也确实上前去了,只不过是去拦下了梅长苏行礼的动作,将窗关得小了些,然后站在他身畔。


两人就那样静静地从风起等到雨歇,一言不发地看完了一场骤雨。若问两人那时究竟是不是有什么高深的想法,倒也没有。在他们眼里,大概只是两人一起看着风起直到雨停而已。


这是萧景琰忙碌的前半生中少有的一段清闲日子,并不是他真的闲下来,只是心清罢了。


后来,萧景琰身着玄色帝服立于高阁之上放眼天下时,看见窗外的雨,心里只能剩下因为雨的到来而感受到岁屡有年①的欢欣。


但现在,两年前的他从宫里回到府上,尚能脱下正红的朝服,解下五珠冠,将今日要处理的奏章细细读完,留下只有苏先生才能解答的问题。用完了膳,趁午间难得的空闲倚在窗前,数着从屋檐滑落的雨滴渐渐闭上眼。


然后到梦中微茫的雾里,遇见那个撑着一把天青色的伞,踏雨向自己缓缓走来的白衣客卿。
————————————————————
注①:连年丰收

评论

热度(114)

  1. 杨柳依依盐昔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