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依依

【靖苏】守护神

盐昔昔:

一、
萧景琰有个守护神。


那次他带兵去东海,打了胜仗,准备回朝的前一个傍晚在海边闲逛刨沙玩儿,意外地捡到了一颗光滑溜圆的雪白大珍珠,他如获至宝地将珍珠装在一个小袋子中带了回去。


他向梁帝复了命,又去芷萝宫向母妃请了安后,立刻返回自己府中沐浴洗漱,准备睡个难得的安稳觉。他随手将珍珠摆在案头,阳光正照在珍珠上,折射出耀眼的光泽。


白烟忽起,缭绕四周。只见一个少年从烟雾中走了出来,他生得那样好看,笑起来就像天上的太阳那样明亮。


萧景琰瞪大了眼睛,好奇地问他:“你是谁?”


面前的白衣少年笑得眉眼弯弯:“我是林殊,是你的守护神。我可以实现你一个愿望噢。”


二、
萧景琰一直将珍珠带在身边,每次他只需轻轻唤一声“小殊”,林殊就会从珍珠中冒出来陪着他,不过,只有萧景琰看得见林殊。


大家见一向沉默寡言的七皇子突然变得开朗了许多,若无战事,便纵马打猎,游历九州,逢熟人还会主动问好,再没有冷冰冰的样子,变化之大,让梁帝与静妃都讶异不已。


他们不知道,那是因为萧景琰有一个属于他的守护神。


三、
三年后,大渝兴兵来犯。萧景琰出征梅岭,临行前他顾虑着到时兵营人多事杂,怕一个不小心弄丢了珍珠,犹豫再三,与林殊争执了许久,才终于同意带他一同前去。


好在直到战争快要结束,梁军将胜之时,一切都十分顺利,没有节外生枝。


最后一役,萧景琰提前派了一队人马去探敌情,可那支队伍却迟迟未归,渝军渐渐逼近,萧景琰只得下令迎战。


主力刚接近渝军,对方忽然后撤,不等他们反应过来,两边山上站起两排弓箭手,将剑尖点着了火,朝谷中的梁军射来,火势蔓延得极快,不一会儿便将他们围在中间。


山谷上的弓箭手悄悄撤退,渝军又从逃路上返回,喊杀声震天。萧景琰绝望地闭上眼,他们被包围了,没有人能活着出去,七万大军,会全部化作梅岭的一抔灰。


这时,似乎有水落在脸上,萧景琰疑惑地睁开眼,倾盆大雨恰然而至。


身后泱泱大军中,不知谁振臂高呼一声:“天佑我大梁!”


萧景琰回身看着身后狂喜的一众将士,看着渐小的火焰,看着滚滚浓烟,扬起嘴角,仰天长啸一声:“杀!”


梁军奋力拼杀,终于赢下最后一仗,大渝元气大伤,上表纳币请和。


四、
班师回朝后,萧景琰才知道,那个一去不复返的队伍通敌,将他们的战术泄露给敌方,而这群人中的将领,与皇长子相熟。祁王因此被软禁在府中,誉王与献王举报有功,得了封赏。萧景琰被晋为双珠亲王。


回到府中,萧景琰想找林殊倾诉一番,却发现珍珠不见了,他翻遍了王府上下,找遍每一个角落,都没有找到珍珠。


萧景琰又变回了那个沉默寡言的七皇子,面上终日冰冷,不见半点笑容。


那晚他喝着那坛打算要与林殊在得胜归来后畅饮的桂花酒,醉倒在地,列战英闻声推门而入,将他扶到榻上时,一向面如寒霜的靖王一把握住他的手臂,满面泪水,醉眼朦胧地小声道:“小殊,我的愿望是……你能一直,在我身边……”


五、
靖王殿下有个守护神。


那日他想再努力找找那颗不见的大珍珠,翻遍书房,却只发现一个铜铃,在他的印象中,自己似乎不曾丢过铃铛,于是他好奇地摇了摇。


清脆的铃声回荡在屋中,白烟忽起,一个黑黢黢的入口忽然浮现在眼前。萧景琰惊讶地抬头,发现一个白衣青年站在面前,低眉长揖:“殿下有何吩咐。”


他生得那样好看,如天上的谪仙一般。


萧景琰问他:“你是谁?”


那人答道:“在下梅长苏,是殿下的守护神。”


萧景琰道:“公子大概是弄错了,我已经有守护神了,他叫林殊。”


梅长苏低眉浅笑,摇了摇头:“殿下难道就不想知道,林殊为何突然消失不见吗。”


“你……!”萧景琰一愣,怒道,“是不是因为你…”


“并不是因为我。”梅长苏还是那样淡然,丝毫不在意面前已经怒气冲冲的萧景琰,侧身让了让,“殿下请。”


萧景琰为了查明林殊的下落,只得忍了气随他走。


他们进了密道。密道中有矮榻小几,幽幽灯火,倒像是…私会之地。萧景琰如是想。


梅长苏直截了当地问他:“殿下,您甘心让江山落入献王誉王之手吗?”


“皇长兄一定是被他们陷害,誉王和献王一向觊觎皇位,放眼金陵,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也只有这两人了。只可惜我找不到切实的证据,父皇听信小人之言将他软禁府中,公子若真有办法阻断太子和誉王的至尊之路,助我皇长兄重回朝堂,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不必付出什么代价。”梅长苏笑着指了指一旁放置的宣纸,“我早已做好了万全的准备,该查的也早已查明白。”


“你……为什么要做这些。”


“因为我想选你,靖王殿下。”


六、
大局为重,林殊的事只得暂时按下不提。


此后的每个夜晚,萧景琰都会进密道中与梅长苏商量探讨事宜,梅长苏也总能在他摇铃之后立刻来见他。


两人夜夜对坐,交谈之中,萧景琰发现梅长苏其实胸有丘壑,学识渊博,与他一起谈话自己也能多有进益,加上他也有与林殊相似的思考问题时喜欢搓衣袖的习惯,于是对他更加亲近了一些,与梅长苏日渐熟稔。


某一次,萧景琰终于好奇地问他:“先生能出这密道吗?”


梅长苏愣了一愣,道:“可以的。”


萧景琰立刻起身:“先生终日住在这阴暗的密道中实在太委屈了,如若先生不嫌弃,请随景琰到靖王府上住下吧。”


梅长苏摇头笑道:“多谢殿下,殿下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我并不住在这密道中,我从密道另一端来,那边是我的家。”


萧景琰脑子一热,接道:“只要先生愿意,靖王府永远是您的另一个家。”


这话一说,两人都沉默了。就在萧景琰局促不安地要道歉时,却听梅长苏轻咳一声,道:“殿下……继续,说一说誉王的动向吧。”


七、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祁王在萧景琰的斡旋下渐渐重回朝堂,老皇帝宣布退位,做了太上皇。


祁王将要登基。


八、
萧景琰因为这些事情忙了好一段时间,参加完登基大典,他纵马赶回府中想告诉梅长苏,他们成功了。但他怎么摇铃,都不见梅长苏有任何回应。就在他急得团团转时,窗外忽然跳进一个白衣人,萧景琰大惊,拔剑相向:“什么人!”


那人以手抵开剑尖,负手而立:“在下蔺晨,掌管守护神。”


他指了指萧景琰手上的铜铃,问:“梅良…长苏是不是说事成之后告诉你林殊消失的真相?”


萧景琰点点头,沉默一会儿,忽然拍案而起:“是不是你!小殊突然消失不见,你又带走了长苏,你…”


蔺晨翻了个白眼,上前一把夺过萧景琰手中的铜铃。萧景琰一个不备被他拿走了铜铃,立刻飞身去抢,蔺晨闪身躲过,喝道:“殿下稍安勿躁。”


萧景琰停下脚步,胸膛起伏,满眼怒气。蔺晨一扬广袖,朝铜铃注入一股仙气,只见铜铃的颜色缓缓褪去,他手上,惟余一颗明亮浑圆的珍珠。


萧景琰难以置信地上前,凝视着蔺晨手中捧的那颗浑圆明亮的珍珠,颤声道:“他…他就是小殊?!”


蔺晨解释道:“每个守护神都需在择主之后历劫,而他历劫时恰好感应到你在梅岭遇到危机,于是不顾一切地私自降雨,替你挡了一劫,但他灵力耗尽跌落悬崖,不慎中了火寒毒,医好后依然致使他容颜大改,面目全非。后来他听说你陷入困境,又巴巴地回来帮你,我拦都拦不住。”


萧景琰抬手擦去眼角的泪水,问道:“那他…现在还好吧?”


蔺晨哼了一声:“他啊,不过近段时间操劳过度,灵力弱了些,现在好得很!”他抬手将变回铜铃的珍珠扔进萧景琰怀中,“恕不奉陪,告辞。”


九、
萧景琰向他道了谢,急忙拿起手中的铜铃摇了几下。清脆的铃声回荡在殿中。


少顷,桌案前忽然烟雾缭绕,片刻后烟雾散去,只见一个黑黢黢的密道入口缓缓打开,梅长苏揉着眼睛从里面走出来。


“你把我召唤出来了。”他蹙着好看的眉,脸上写满了被人搅扰睡眠的不满,“你得实现我一百个愿望。”


萧景琰上前将人抱紧,郑重道:“好。”
——————————————
林殊眉眼弯弯:😄
梅长苏蹙着眉:(。•ˇ‸ˇ•。)

评论

热度(151)

  1. 杨柳依依盐昔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