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依依

【靖苏】五云裘(ABO)章十一

盐昔昔:

哈哈哈哈哈哈表面解散江左盟,大智若愚蒙大哥,耐人寻味的一章✺◟(∗❛ัᴗ❛ั∗)◞✺


小小爵士:



*和小仙女 @昔我往矣 的联文!!!!!我爱小仙女!!!!!




*架空AU。ABO加持。生子待定。




*高亮:本文ABO设定中,无信息素、无发情期、无标记!!!三无ABO,绿色健康的ABO(依旧很黄)!!!




*和亲梗。




*草原游牧民族首领琰X中原王室私生子苏。




*一切的一切全是编的。没有值得考据的地方。








章一   章二   章三   章四   章五   章六   章七   章八   章九   章十   【番外一】








  “兄长。”




  穆霓凰几乎是情不自禁,身下白马也仿佛感受到了她的欣喜似的,低鸣一声,扬起蹄子左右走了两步,甩着鬃毛,欢快得很。




  见穆霓凰一时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旁的白衣男子故意大声干咳两下。穆霓凰这才清醒过来,拽缰勒住身下躁动的白马。




  萧景琰的脸色不好看,而且是越来越黑,唇角下坠,双目圆睁,倒是暗压着怒气,没有凶相毕露。




  “王后。”他低低唤道。




  梅长苏听了,虽尚未从霓凰的突然到来中缓过神来,但仍下意识连忙鞠躬行礼。因有名无分,萧景琰从来未直面唤作他“王后”,一向是“你”来“喂”去,而此时称他“王后”,似乎有警示提醒之意。




  “解释一下。”羌王的语气很轻,像是缓和了,却是装作不经意。他高高在上地骑在马上、一眼也不去看梅长苏的样子,然是不怒自威,没有一丁点敷衍过去的意思,凭空中形成一种压迫。




  不知什么时候随行的一位长老已站在了羌王身边,虽然一直没有说话,但始终盯着梅长苏,大概也在等他的一个解释。




  梅长苏吞吞口水,轻轻推开蔺九扶着他的手,作揖,深鞠躬:“当年我母家与穆府是将门世交,穆霓凰是我认作的妹妹。”




  “你母家?”萧景琰挑了一下眉毛,像是刻意提高了声音,“逆党林氏?”




  这称呼明显刺痛了梅长苏,只见他仍保持深鞠躬的姿势,而作揖的手却微微颤抖。许久,他复抬头又垂首,规范礼数:“是。我母家……谋逆之前,与穆府交情甚好。我母亲怀胎五月流落江左时,穆府老少尚留在江左居住庇护我直至弱冠。霓凰小时候同我一齐长大,虽无血缘,但胜似亲人。”




  “这样吗?”萧景琰面上看不出什么波澜,只静静看着穆霓凰一行人,不知他什么意思。片刻后,他低头与长老交谈两句,又问梅长苏,“她此番前来,是你的意思?”




  “不,王上,我事先并不知她会前来。”梅长苏实话实说,但觉手心冒出了汗,他知道如若他处理不好这次突发事件,一旦穆霓凰的出现被萧景琰视为挑衅,他自身信誉受损严重不说,霓凰的安全也难以保证。




  于是他接续说道:“不过我相信霓凰此次前来没有冒犯的意思。如今羌族与中原尚且平和,她一向谨遵圣命,不会做出格的事情。而且今日她前来只带了三个人,其中那个白衣的便是我请来的大夫,也是穆府的朋友,足以见她并无恶意。”




  说罢,他想了想又补道:“从江左来那拉提,较快的路径只有西北关口和穿过南楚这两条道。中原早有规矩,凡经西北关口到那拉提者,无诏不得私自出入。既是为羌族治病的中原大夫,不好被官府知道,所以只好求助云南的穆府。”




  这话,听得萧景琰脸上白一阵红一阵。梅长苏说得有理,让人信服,但是这最后一段倒让萧景琰不自在。请来医生本是为治愈羌族风枯,而他萧景琰却忘却了要迎接大夫,令大夫不得不自寻道路赶来,实在是待客不周,非但不周,当下竟还怀疑上了恩人……




  穆霓凰是忠贞不渝之人,萧景琰也信她。瞎子也能看出来穆霓凰对梅长苏有意,然而当初梅长苏被迫和亲,却没见她反抗圣旨去强留,足见得她忠臣。




  萧景琰尴尬地咳嗽两声,脸色好看许多,至少不黑了,终于低下头看了看梅长苏,点点头。后再次与长老低语。




  长老的神色也舒缓很多。




  “既是王后的妹妹,那便也是本王的妹妹。”萧景琰用的羌语,他驾着马在百人队伍前来回行了一圈,抬高了音量,得让在场所有人都听得见,“本王的妹妹带着中原的医生来见本王,本王的手下不认识,出了一点儿小误会,还请诸位只当做是个小插曲,不要放在心上。”




  穆霓凰听不懂羌语,身边的白衣男子给她翻译,只见穆霓凰听到“王后”和“妹妹”两个词脸上阴沉一下,不过没叫远处的萧景琰看出来。




  穆霓凰向萧景琰拱手,笑上一笑:“我知羌王是明理之人。”




  “王后的亲属来我羌族,还带了医生,本王自然是高兴的,但是……”萧景琰低头与长老对视一眼,顿了顿,面向穆霓凰一行人继续说,“本王与王后有约在先,诸位行事、谈话,必须在长老会的监督之下……”




  还未等他说完,白衣男子忽轻按腰间,即猛然拔刀而出,一尺半长的弯刀,明晃晃地现在萧景琰眼前。戚猛一惊,大喝一声“护住”,可还未等护卫作出反应,这白衣男子的弯刀,便直直从背后插入了他右手边黑衣随从的胸膛。




  其速度之快,竟无人能够捕捉。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干脆利索,毫无拖泥带水,黑衣男子无声无息便坠马倒下,连挣扎都没有,一击毙命,一时间鲜血喷溅草原。




  在场所有人都极为震惊,穆霓凰亦是如此,她离得最近,鲜血喷出染了她的白马,白马受惊,嘶鸣甩蹄好久才被穆霓凰压下。




  不过她很快镇静下来,不急于向白衣男子求个解释。




  这时候白衣男子扔下弯刀,果断抛弃武器以示自己意不在羌王。后拱手而道:“我曾听说羌族祖有规矩,凡异族进入,必以血祭。今我等献此一人,略表心意。”




  男子声音清亮,说的又抑扬顿挫,是惯于调侃和戏谑的腔调,倒不惹人厌烦,令人隐隐觉察出他的好口才。




  梅长苏不动,但心里被吓得不轻,暗暗骂这蔺晨想起一出是一出,没个轻重,回头定要好好问这是个怎么回事。




  萧景琰话没有说完,被人打断,却也不气恼。他眼神忽而凝重,下颚高扬,蔑视着眼前如做戏的一行人,须臾一笑,这一笑虽不恶狠,但戾气十分。




  长老睁大双眼,非常震惊,消化甚久方才向王上示意,示意自己有话要说。




  但萧景琰没有理睬他。




  萧景琰一抬手,止住身后所有人的谏言,长舒长叹,冷漠了神色,目不斜视,语气幽幽:“羌族祖上久不奉承的规矩,竟被郡主重视至此,郡主诚意,本王已明了。”




  “郡主是王后的妹妹、本王的妹妹,有些家常话不愿与外人说,本王也不愿外人听。”萧景琰拨转马头,准备调头回营,其间他勒住缰绳,深深看了梅长苏一眼,“郡主好不容易来一趟,王后要代本王好好招待。医者更要好好照顾。族内病情严重,人命关天,希望王后注重时间,早日安排医治。”




  梅长苏松了一口气。蔺晨这招用得巧妙,凡王者,皆注重颜面,羌王亦是如此。当着一众将卒,蔺晨杀人血祭,给足了羌王面子,羌王便不好再提条件。




  梅长苏答:“是,还请王上放心。”一抬头,看见萧景琰眼眸深邃地俯视着他,稍不小心,就跌进这潭水一般幽深的眸中。




  “王后一路舟车劳顿,多加休息。”萧景琰不冷不热说了这么一句,嘴上说着“休息”,却不等梅长苏,扭头便骑马走了。




  梅长苏留在原地恭送,直起腰琢磨一会儿,觉得萧景琰话中的意思特别。




  就像是……小孩儿赌气。
















  进了族落,梅长苏将一行人带进王后帐中,驱走了侍从,又命人在帐前看着。




  “那个人是太后的人?”梅长苏给蔺晨盛了碗奶茶,惊讶道,“那么久都没有查出来,昨晚才确认?”




  蔺晨已摘去斗笠兜帽,大大咧咧坐在蒲团上,端起奶茶来喝:“我又不是大罗神仙,还能什么都知道啊?昨天知道就不错了!那人藏得多深啊?郡主的亲随!跟着郡主那么多年了,要不是我查出来的我都不敢相信。”




  喝了一口觉得腥,“呸”了一下把奶茶撂下了:“太后可盯着郡主呢,处处都是眼睛。她要看到郡主私自来那拉提看你,那后果可不敢设想,可不能放他回去。”




  梅长苏皱皱眉头:“那你也太过鲁莽了些。”




  蔺晨不满地“嘶”了一声,瞪他一眼:“得得得。”




  坐在对面的穆霓凰脸有些黑。她低了低头,把脸藏在烛光的阴影里。




  蔺晨没心没肺“嘿嘿”笑了两下:“这事我知道得晚,怕打草惊蛇,事先就没告诉郡主,郡主吓着了吧?”




  穆霓凰双手按着膝盖,闷闷地说:“没有。”




  “可把我吓坏了,”一边的黑衣男子突然开口,这汉子留个络腮胡,双目圆大,炯炯有神,神态中略有憨气,“蔺少阁主出手没个轻重,我可真怕他把我倆给弄混了。”




  蔺晨瘪嘴:“哼。”




  梅长苏对他笑笑:“此次能够顺利到达,也多谢蒙大哥了。”




  蒙挚豪迈地摆摆手:“嗨,我就是护送而已,没起什么作用。不过看到苏先生安好,我就放心了。”




  蒙挚曾是先帝的禁军统领,随先帝下过江南,期间遇上梅长苏,请教过几个问题,为其智谋才略折服,自此便唤作“先生”。先帝驾崩后,太后不再信任他,封了他军侯驻守边疆。




  如今算是自己人。




  梅长苏向他颔首致意:“让蒙大哥费心了。”




  蒙挚赶紧回道:“没事没事。”




  梅长苏目光一转,看见穆霓凰,穆霓凰不敢回应梅长苏的目光,始终低着头,不与梅长苏对视。




  梅长苏轻叹一声,有些心软,不好直接说她,锋头便改道,直问蔺晨:“郡主非要跟着来,你也不劝劝。”




  “嚯,你这倒赖上我了,”蔺晨啧嘴,给梅长苏甩脸色,“我劝能劝得住?她听我的?”




  说罢,他泄愤似地端起碗喝水,喝完往木几上一放,抬起手指着梅长苏:“一个。”




  又指穆霓凰和蒙挚:“一个,一个,都不听我的。我还劝?呸!你们爱怎么样怎么样,小爷不伺候了!”




  他翻了白眼,把头发甩到脑后去,撑着大腿把头也扭了过去,不再看一圈糟心的人。




  梅长苏见惯了好友这副刀子嘴豆腐心的样子,索性不理他。




  梅长苏沉住气,踌躇来踌躇去,终于想好措辞,郑重神色:“霓凰……”




  不等他说完,穆霓凰便垂头认错:“兄长放心,霓凰是假借巡视南楚之意前来,不会为任何人察觉。”




  这么一来二去,梅长苏已叹了两次气。说来也怪,他在回途中憋了一肚子火气,就等着好好训导一下霓凰,但现在面对着霓凰,竟什么脾气也发不出来,暧暧地只想叹气。




  毕竟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女孩子。天生乖巧,讨人喜欢,笑起来两颊有甜美的梨涡,发现什么新奇的玩意儿就追在屁股后面“哥哥”、“兄长”叫个没完,摔倒了都不哭。让人恨不得将全天下所有的好东西都搜罗来送到她眼前去,只为她甜甜一笑唤一声“兄长”。




  记忆中自己从未在霓凰面前摆过兄长的架子,向来是处处照顾。一是霓凰实在懂事,不会惹恼他,二是他自知受过风霜无数,满腔的温柔赠予这个可爱可怜的女孩子,见她平安喜乐,自己也算得到了慰藉。




  而此时,梅长苏不得不冷硬起来:“霓凰,怎么不听兄长的话?”




  “霓凰向来听兄长的话!霓凰上位多年,都是兄长扶持。在被迫和亲之际,兄长还记得留给我锦囊,教我用单刀流破南楚的回龙阵……霓凰怎可不听兄长的话。”穆霓凰忽抬起头,语气委屈,眼中晶莹,慢慢地却又低下去,“今日十五月圆,霓凰也只是……突然想见兄长而已。”




  梅长苏怎不知她心意,霓凰一向直率潇洒,心意是最明了的,然而他只是叹气:“霓凰,我同你说过的,我……”




  “霓凰明白,兄长待霓凰是为兄之慈,兄长同霓凰说过的,”穆霓凰抬袖抹了一把眼角,抬眼笑了,如云销雨霁、彩彻区明,“兄长不会连相思的机会都不给我吧?”




  梅长苏说不出话。




  蔺晨见他尴尬也不给他解围,冷哼,好似就乐意见他窘迫一样。




  蒙挚更是插不上话,只是觉得奶茶好喝,梅长苏忘了给他添,他就自斟自饮,眼珠骨碌来去,瞧着左右两个人。




  梅长苏干咳一声,问蔺晨:“蔺晨,我寄给你的几封信可看见了?”




  “看见了,派那么大只乌雕过来寄信,还吃了我五六只鸽子,我这辈子都忘不了。”蔺晨边说边抱怨,还撸起袖子,给梅长苏看上面新鲜的抓痕,“你看!这给我挠的,你怎么赔我?”




  “行了,你正经点儿。”梅长苏推了一把他的手,“那拉提与江左实在太远,我是心疼你的鸽子。”




  蔺晨不听他的:“别扯没用的,以前用我怎么没见你心疼?我看这是羌王给你的吧?也不知他给你灌什么迷魂汤了……”




  梅长苏给了他一记眼刀,他倒识趣,闭上了嘴。




  穆霓凰听着,脸上愈发落寞,但还是强笑一下,问:“那羌王,待兄长可好?”




  “羌王迎我入门,是有他的目的,并不为娶我,待我算是礼貌。”梅长苏道,“只是就大业而言,我还未取得他的信任。”




  穆霓凰想起今日种种,忽然脸色发青:“霓凰让兄长丢脸了……”




  “这倒不是,”梅长苏笑着摇摇头,“如若有一天羌王信任了我,必定是看上你云南穆府的力量,将来结盟,早一点儿让他知道你也好。”




  “只是……我现在最担心你。”梅长苏语重心长道,“我知道南楚总有一天会生虎狼之心,便早早安插了人进去,太后知道的消息还是我的人透露给她的。这南楚一旦被你攻陷,虽说你可趁机扩大势力,但这样一来你锋芒毕露,会遭忌惮。”




  梅长苏盯着穆霓凰的眼睛:“你可知,当初太后逼我和亲,草草下旨,五天后便催我出发。一是害怕江左盟实力进一步壮大,二是羞辱,三则是试探你的忠心!当时你远在云南,只有按兵不动,不顾我死活,太后才不会联合南楚,将你铲除。”




  穆霓凰苦笑:“所以兄长才飞鸽传书,叫我不动。”




  梅长苏点点头,继续道:“如今一切都不同了。南楚名存实亡,而你刚刚大战还未休整,过早的锋芒毕露会让一切都功亏一篑。你回去,将南楚的质子和东边的土地交给朝廷,不过你要留下三江之源,那是南楚东西粮线的命脉,民以食为天,只有掌握了它,南楚才会是你的囊中之物,你奏折的时候,只需把这条粮线悄悄抹去便好……”




  穆霓凰果断答应:“霓凰明白。”




  “然后,”梅长苏顿了顿,“你即刻准备让位给穆青。”




  “可是,”穆霓凰不由得质疑,“穆青才刚刚成年袭爵,怎么会治理云南呢?”




  “只是让你让位,具体谁去治理又有谁会去细究呢?”梅长苏淡淡一笑,眸深处却是冷极,“三日后,你再奏一份折子,说你已答应太后的指亲。我看好了,那位刚上任的国公,是太后亲族里唯一有官职的坤泽……”




  “可是,可是,那位国公,”穆霓凰咬咬牙,“昏懦有余。”




  “傻姑娘,我知道他当然配不上你,我又怎么舍得把你托付给这样一个人手里?”梅长苏快要被她气笑了,“你主动定了婚约,具体娶不娶他、什么时候娶他,都不重要。重要是你屈尊降贵,向太后表示你的忠诚,让太后安心,这才是最重要的。”




  穆霓凰听了,心里无端一股三月春涧的暖意,甜甜地笑了,倒是三分小时候的样子:“其实,如若是兄长要我娶,我娶也无怨。”




  “胡闹,说的什么话。”梅长苏拧着眉头,责备她。




  “霓凰想好了,”穆霓凰忽然说道,郑重其事地直视着梅长苏,”既然兄长已婚配,霓凰也不再求什么。将来只要那羌王对兄长好,且果真如兄长所说,是个贤王,会带给百姓一个新的天下,那霓凰愿意向他俯首称臣,为他打这江山。“




  梅长苏感慨万分,他当年照顾的小姑娘,早已成为独当一面的郡主,再不需要他庇护了。




  梅长苏转头又问蔺晨:“江左盟可按我说的,假意解散了?”




  “宗主都被掳走了,假不假的也都散了……行了行了你别瞪我了!都按你说的办了!表面上看是散了,其实人一个不少,行了吧?”




  蔺晨站起来,背着手走了:“我真是不想跟你说话了。蔺九呢?我要叫他跟我去看手记去。”




  梅长苏便唤来蔺九,让他带着他师傅去翻阅风枯所有的书文。




  蔺晨见了黑了瘦了倒也精壮了的弟子,心里头高兴,不过他什么也没说。




  一旁的蒙挚终于得以插得上话,他撂下奶茶,问梅长苏:“苏先生,我能、我接下来做什么?”




  “蒙大哥并不为太后所知,”梅长苏狡黠一笑,眨眨眼睛,“边疆稳固,相信太后不久就会把你调回京城,彼时你装傻便好。”




  蒙挚一听这个轻松,连连答应:“好好好,装傻我最擅长了。”




  “你可不擅长吗?”蔺晨悠悠传声过来,“你是真傻,还用得着装?”




  “嘿——我说这蔺公子,嘴上可真不饶人啊。”




  ……




 




 




  蔺晨很快看完所有的文书,合上,闭目养神好好消化一遍。




  梅长苏着急问他:“怎么样?”




  蔺晨睁开眼,答:“不错,蔺九很能干,为我省去很多功夫。”




  “那你呢,具体需要多久?”




  蔺晨摇头晃脑、装模作样想了片刻,给梅长苏举起三根指头:“这个数!”




  梅长苏喜出望外:“三天?”




  蔺晨摇摇头。




  梅长苏的脸又阴沉下来:“三个月可就太长了……”




  “我说你这脸色变来变去不累啊?”蔺晨揶揄他,又举起那三根手指,信誓旦旦道,“三个时辰!”




  梅长苏站起来,狠狠点了一把蔺晨的脑门:“行,您行,三个时辰写不出药方就别吃饭啊。”




  “喂——你别走!过来,我给你切切脉!”




【待续】




====




护苏宝到齐了23333




我的部分也完成了!!




接下来交给奶昔~大家快去催她~


评论

热度(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