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依依

联文预告片段

盐昔昔:

oocoocoocoocoocoocoocooc


@小小爵士


穿过旷野的风呼啸而过,连天的草一齐在刺骨的寒意里弯了腰,旌旗猎猎,时而夹杂着一两声马的踢踏嘶鸣。


夜渐渐沉了。


大帐的帘布将一切隔绝在外,帐内烛火昏黄,一张极宽的榻上铺着厚厚的皮草褥子,榻前两道人影交缠,喁喁细语传来,却不至打扰夜晚的寂静。


萧景琰将自己给梅长苏围上的裘衣替他揭开,换了自己上去,让梅长苏安然倚着他。


这时,只听梅长苏呐声道了句:“快到中原落雪的时候了。”


萧景琰侧头,轻抵着他的额,安慰一般柔声道:“且再等几日,这里的雪很快来了。”


怀里的人不作声,萧景琰低头去寻,却正撞上梅长苏仰首落在自己唇上的吻,轻柔得像东风里的柳絮。他脑子一空,待反应过来要追上去,梅长苏却退开一点,微微喘着,与他额头相抵,不忘露出一个狡黠的笑。


萧景琰颇有些郁闷地将他搂紧,待要做点什么,梅长苏却捞过了他的手,又将自己的手放进去,轻轻在他的掌心里挠了一挠。


萧景琰呼吸一乱,忽而一手环过他的肩,将他往怀中一揽,另一手小心地垫在他头下,眨眼间,便把梅长苏眼前的景物翻转了过来。


不等他在他莹白似雪的脖颈上极尽温柔地留下吻痕,梅长苏却又轻声问道:“你知道梅花吗?”


萧景琰先是摇了摇头,继而皱起眉想了一会儿,眨眨眼,道:“你的名字与梅花有关,你一定很喜欢梅花。”


梅长苏伸手轻触他盛满笑意的眼睛,说道:“那是中原一种极美的花,盛开于凌寒,凋零于早春,在寒冬的雪里才能寻见。”


萧景琰好奇道:“梅花是什么样的?”


梅长苏细细思索了一下,却无法同他描述。


萧景琰没有一直缄默着等待他的答案,俯身在他的眉间落了一个吻:“像你一样好看吗?”


“唔……”梅长苏一时语塞,错开目光,支吾了一会儿,答不上话。


萧景琰在他身侧躺下,待他自然而然地靠过来窝在自己身旁,才伸手一把揽住了他,立誓一般对他道:“不管梅花是什么样子,只要你喜欢,待我攻下中原,那片土地上所有的梅花便都是你的。”

评论

热度(107)

  1. 杨柳依依盐昔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