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依依

【靖苏】五云裘(ABO)章十

盐昔昔:

忍不住要夸爆这一章,谢谢尖尖给我一个码字的机会(bushi


首先必须要啰嗦一下,这又是一个真香定律😂尖尖在写这章的时候说过,她一会儿痴汉萧景琰一会儿痴汉梅长苏一会儿痴汉穆霓凰,我当时没懂,觉得痴汉苏哥哥还行,萧景琰和穆霓凰两个A爆的人怎么还痴汉呢😂于是我并没有放在心上_(:з」∠)_直到今天被尖尖笔下的这三个人按在墙头反复摩擦,我才觉得真香。


其中一段我超级喜欢嗷嗷嗷:【萧景琰曾在沙场望见过穆霓凰。一身戎装素裹,冠玉戴银,长袍皓雪,披风猎猎,令人无法不去注目。要作比喻,便是那古藏巍峨群山中的一座冰川,脱离俗世的黑土,拔地而起,晶莹剔透,寒光四射,美如雪莲,冷如锋,当真是绝美、冷艳。犹如灵山贞烈的神女,骁勇善战,冷酷无情,帅天兵天将,惩戒人间万恶。
而这欣喜一笑,便如同苍穹开了一道裂缝,万丈阳光倾注在高峻冰山之上,如金沙弥散,如神女的披帛,驱散了寒光,泯灭了杀气,耀眼十分,圣洁非常,是神女的青睐,是心动无以形容。
穆霓凰笑逐颜开,竟还带一丝少女的羞涩,红霞映在冰雪。她似屏蔽了众人,目不转睛单单看着梅长苏,神情连着声音都柔和下来,遂轻声唤道:
“兄长。”
萧景琰紧拧眉间,心如坠石。】


↑这一段尖尖开脑洞的时候发了一串语音,把脑洞娓娓道来,当时我听得超入迷TAT但是转念一想觉得写出来可能会有点麻烦,因为霓凰见到苏哥哥时的融冰一笑,就像琅琊榜里霓凰对苏哥哥行的那个万福礼一样,想想就觉得心都化了QAQ因为这个想象中的场景给我的感触是感觉上的东西多一点,想写出这个场景来可能不难,但那种感情和一霎柔软让我下意识地觉得很难用文字表达。


然后今天看到了这一段,几百字,就还原了那个想象中那么美好的场景。QAQ


除此之外,王上低沉从容的声音【戚猛背后的男人x】莫名戳中了我的苏点,我从那一句感受到萧景琰的强大,待在他身边让人觉得心安,因为他能把任何事情稳妥地处理好,不仅稳妥而且攻爆,和苏哥哥同时出现的时候,两人之间又产生了一种气场,很奇妙地融合在一起,让人觉得靖苏会发光TAT


尖尖就是在四千字之内完完全全把三个人见面的这个场景还原出来的,至少我觉得已经完全还原了。所以除了打爆电话我还能做什么呢?词穷啰嗦了一大堆,算伪长评吗😂尖尖!!!太太!!!我是你的真爱粉!!!看在我真情实感夸你的份上日更好吗!!!


真的,忍不住说出来,尖尖说她想当个日更写手【告状】所以我要第一个催爆她(⁄ ⁄•⁄ω⁄•⁄ ⁄)


小小爵士:



*和小仙女 @昔我往矣 的联文!!!!!我爱小仙女!!!!!




*架空AU。ABO加持。生子待定。




*高亮:本文ABO设定中,无信息素、无发情期、无标记!!!三无ABO,绿色健康的ABO(依旧很黄)!!!




*和亲梗。




*草原游牧民族首领琰X中原王室私生子苏。




*一切的一切全是编的。没有值得考据的地方。








章一   章二   章三   章四   章五   章六   章七   章八   章九   【番外一】








  “王后留下。”




  梅长苏疑惑地抬起头,看见羌王一双明亮的圆眼。那圆眼带着一贯的威严,而此刻羌王看着他,却不完全是从前一味地威慑,似是有什么别样的情绪在眼眸深处暗涌,如初燃的火苗,在柴薪间跳动着。




  梅长苏微微颔首,以示遵从:“王上……?”




  “你跟我来。”说罢,萧景琰大步走过梅长苏身边,撩开帐帘,向外走去。




  梅长苏一头雾水,不知萧景琰要做什么,只得加快脚步跟上萧景琰。




  出了帐子,守在门口的蔺九见梅长苏出来便赶忙跟上去,还没等问上一句去哪里,就被梅长苏竖起手指放在唇前的动作示意噤了声。




  萧景琰遣走随从,绕到帐后便停下来,梅长苏也跟着驻足。




  萧景琰仰头望了望天,抬起两指放在口中,冲着不知道什么地方吹了一声响亮悠长的口哨,随即远处羊圈窜出一个黑点,飞到上空,后直直朝萧景琰和梅长苏这里飞来,速度极快,看不清是什么东西,片刻便滑翔而下。




  梅长苏一惊,下意识后退一步护住蔺九。萧景琰盯着那团黑影,抬起一只手臂,让那黑影落在他手臂上。




  是只通身黑褐色的鹰隼。体型不小,尖唳着扑落下来,翼展至少三尺,宽而厚,羽翼丰满,遮天蔽日,因俯冲力量过大,扑腾了几下才站稳。鹰爪锋利,站在羌王的皮袖上还知道小心翼翼地把爪子收起来,勾喙油亮,双瞳炯炯,昂首挺胸地站在羌王手臂上,威风凛凛得很。




  萧景琰撑着鹰隼转过身来,看着梅长苏略微惊诧的表情不禁笑了一笑,道:“它是只乌雕,叫小伍,是打小儿养在族里的,不会伤人。”




  听到这里,梅长苏放松下来,虽不知羌王唤这只乌雕来做什么,但还是善意搭话:“为什么叫‘小伍’?”




  “因为在它小的时候,尚还未习得飞翔,耍起性子来,五个汉子都抓不住他,”说到这里,萧景琰忍不住露出一个自豪的笑容,“可它唯独听我的话。”




  梅长苏拱手道:“王上英武,当真是‘方以类聚,物以群分’。”




  萧景琰没理他不知走不走心的恭维,又道:“乌雕是草原上少有的会迁徙的鹰隼,臂膀有力,昔年我征战四方全靠它传递讯息。如今我已不再四处奔波,且将小伍借予你。它很聪明,你叫它跟着你的信鸽,只需一次它便可将地方记住,以后你与中原的朋友传信就用它吧。”




  许是猜到梅长苏会婉拒,萧景琰伸出手止住梅长苏作揖的动作,继续说:“我知道你来那拉提时带了三十只信鸽,但那拉提与你江左毕竟相距太远,你未保消息传达每次都会一齐放出三五只……如今大概已折损一大半了吧。”




  梅长苏无言,忽想到了什么,急急开口:“王上,我并没有……”




  “你不必解释,”萧景琰打断了他,“我知你写的什么,我看过那些信,不必解释,我相信你。”




  梅长苏咬住下唇,没由来心头一热。




  “谢王上。”




  萧景琰一笑,颠了一下小伍,小伍“扑啦啦”飞起来,扎进蔺九的怀里。




  蔺九惊呼一声,赶紧将小伍抱住,只是这小伍体量可不轻,抱了好几下才抱稳。




  萧景琰与梅长苏均忍俊不禁。




  萧景琰走到梅长苏身边,按了按他的肩膀,低声道:“我相信你是真心救我族人,若真能治愈风枯,你便是我羌族的恩人,我萧景琰定不会忘你这个人情。”




  梅长苏颔首:“王上言重了。”




  萧景琰满意地拍拍他的肩膀:“午膳的时间到了。”




  萧景琰抬脚离去,梅长苏跟在他后面。




  “你什么时候羌语说的这么好了?我怎么不知道?”萧景琰突然开口问道。




  “我认为王上现在知道也不迟。”




  萧景琰笑了,心情莫名愉快,走在梅长苏前面,只觉脚下轻快许多。




  梅长苏垂眼跟着,不知脸上浅笑如虹。




 




 




 




  戚猛领兵干巴巴地矗立在这前后不着人家的荒原边境已有半个多时辰。百人的队伍里每人一马却良久不动,马儿早已开始不耐烦,响鼻踱步,纷纷低头吃草。




  与他们相对峙的,只有四人,三名男子一名女子。三名男子穿兜帽斗笠,披斗篷,身骑黑马,两个黑衣,一个白衣,看不清面容,除白衣男子会羌语,其他二人皆沉默。只女子未掩面,未戴斗笠兜帽,大大方方露出清丽容颜,骑一高大雪白马驹,为首而立。她戴着一头异族珠饰,为翡翠白银打造,又束干练利落的发髻,淡妆素抹,神态自若,一双长眉入鬓,凤眼微含,唇色浅而冷极,一身天青衣裙,束手束腿,身姿挺拔地坐在马上,面对几倍于自己的兵队而面如平湖,毫不畏惧不说,反徒生一股凛凛威风,将气十足,飒爽英杰,令戚猛等不敢妄动。




  戚猛是极鲜少见到如此遗世独立的女子,一向狂大惯了竟也被其气势骇住,不过到不完全是威势所吓,而是这女子的身份,实在是不得不令人退畏三分。




  九州之内,无人不知云南巾帼,穆府长女,穆霓凰。十八岁袭爵被封郡主,自此领军当家,如铁墙般守卫南境,十几年来无人敢近边陲一步,唯恐触怒这火鸟的逆羽。不好战,只尊圣命,凡役无不胜也。以果敢、英勇服众,治军之法纯熟,更有诡妙阵法称绝,常率铁骑破万军之阵,实在是百年一遇的奇才人物。




  只一点未圆满,即这穆霓凰因是千中八九的双性异体、女性乾元,故至今尚未婚配。据说就连太后为她瞧的好几个夫婿,也通通被她回拒。




  羌族领地与云南并不接壤,相隔一南楚,从未与穆府正面交锋过,但霓凰郡主的声名赫赫却隔山打牛而来。当年戚猛跟随萧景琰征战南方,沙场狼烟之中,不免与南境驻守的穆府发生过几次不打紧的小摩擦,那时戚猛就亲眼见过穆霓凰侧马扬鞭的英姿,心中的敬畏之情弥留至今。




  就在大约半个月前,南楚被中原朝廷的密探查出来有虎狼之心,连夜传旨命穆霓凰突袭南楚抢夺先机。穆霓凰不负圣命,冒险从南楚东边最险要也最薄弱的山群攻入,进了平原,以一奇招破了南楚传说中祖辈留下来的回龙阵,打了南楚一个措不及防,仅用十五天便攻入南楚都城,占领三江,断了南楚东西粮线。后没过几日,南楚弹尽粮绝,委曲求全,答应中原朝廷割地赔款。这位霓凰郡主趁机狮子大张口,吞了南楚大半国土,划入云南。




  不过就算穆霓凰打进南楚,也是奉命行事,与羌族无干。这些年来中原王对羌族处处礼让三分,而南楚在中原边境挑衅多年,一战在所难免。不过今日穆霓凰带了寥寥几个人出现在羌族领土,声称自己是来“送个大夫”,这回答让戚猛摸不着头脑,对于穆霓凰的来意也隐隐感到不安。




  草原上风大,一阵风刮起,沙尘迷了戚猛身下马驹的眼,马儿嘶鸣两声,跺蹄不安分起来,戚猛勒了一把缰绳,压低声音,脸色发黑地对刚刚快马回来的手下怒道:“叫你去请王上,怎么王上还不来?”




  “已经……已经去请了,”手下结结巴巴,吞了吞口水,“应该、应该马上就会……”




  “戚猛。”




  说着,远处传来一阵奔马蹄声,随之而来的是王上低沉从容的声音。




  戚猛回过头,看见萧景琰辟一众将卒策马而来,连忙行礼:“参见王上。”




  “免礼。”萧景琰淡淡回道,目光绕过戚猛,后夹了一下马肚子,驱马行到队伍前面去。




  他稍稍一低头,便看见面前十米之外御白马而立的女子,女子见了他,神色非但没有紧张起来,反而舒缓下来,像是等了好久就等着他来似的。




  女子遥遥向羌王拱手:“在下云南穆府穆霓凰,见过羌王。”




  女子声音不如寻常女声那般玲珑,虽也不喑哑,但粗沉洪亮许多,冰冷低平,由此可见是冲锋杀伐多了练出来的嗓子,是将帅之腔。




  萧景琰不向她回礼,尚且警惕,眯起眼睛打量一番,沉默少间才用中原语开口道:“早闻霓凰郡主英勇,是女中豪杰……可没想到竟‘英勇’至此,只带着这几个人就敢踏进我羌族的土地?”




  见羌王会说中原语,穆霓凰脸上似乎也没有惊讶之意,悠悠而道:“羌王怕是会错了我的来意。我此番来,并不为挑衅宣战,为何要带兵队人马?”




  “我来,是应羌王请求,带来帮助。”穆霓凰扭头看了身边的白衣男子一眼,继续说道,“我知羌族突发瘟疫,要寻个大夫,大夫不便走西北关口,绕路途经我南境,我好心一路护送而来,不知为何就被羌王手下拦在了这里,怎么羌王先我一步感到疑惑?”




  “大夫?”萧景琰只想起梅长苏说要请江左一位大夫来治疗风枯,却从未想过会带来个穆霓凰,心中实在惊诧,犹豫不决中,不知该如何应待这位郡主。




  “哦?郡主竟会如此好心?你我素无来往,就算是殷勤,未免也献得太过诡异了些。”萧景琰冷冷道,“中原不是有句古话,叫‘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这时候背后传来落轿的声音,打断了萧景琰与穆霓凰的对话。伴随着几声“让一让”、“给王后让一让”,队伍骚动片刻后,蔺九扶着梅长苏穿过人群,来到羌王身侧。




  萧景琰想起来自己骑马先到,而王后和长老乘车跟在自己后面。




  “见……见过王上。”听说消息,梅长苏忙不迭地动身要赶过来,可惜不能骑马,只得乘车,一路气喘吁吁奔波而来,这才赶到,匆匆行礼。




  萧景琰草草应了一声“免礼”,脸色并不见好转。




  梅长苏向前走了两步,越过高大的马头,视线放远,直直看过去,这一看,便愣住了。




  霓凰也愣住了,不过不是梅长苏脸上的错愕,眼眸一亮,竟是欣喜一笑。




  萧景琰曾在沙场望见过穆霓凰。一身戎装素裹,冠玉戴银,长袍皓雪,披风猎猎,令人无法不去注目。要作比喻,便是那古藏巍峨群山中的一座冰川,脱离俗世的黑土,拔地而起,晶莹剔透,寒光四射,美如雪莲,冷如锋,当真是绝美、冷艳。犹如灵山贞烈的神女,骁勇善战,冷酷无情,帅天兵天将,惩戒人间万恶。




  而这欣喜一笑,便如同苍穹开了一道裂缝,万丈阳光倾注在高峻冰山之上,如金沙弥散,如神女的披帛,驱散了寒光,泯灭了杀气,耀眼十分,圣洁非常,是神女的青睐,是心动无以形容。




  穆霓凰笑逐颜开,竟还带一丝少女的羞涩,红霞映在冰雪。她似屏蔽了众人,目不转睛单单看着梅长苏,神情连着声音都柔和下来,遂轻声唤道:




  “兄长。”




  萧景琰紧拧眉间,心如坠石。




【待续】




====




霓凰A爆,被霓凰掰弯(X)




得给萧景琰一点危机感,不然他不知道珍惜




梅长苏:为什么所有人都比我A???


评论

热度(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