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依依

【靖苏】五云裘(ABO)章二

盐昔昔:

配上bgm食用最佳!!!最佳!!!佳!!!


小小爵士:



*和小仙女 @昔我往矣 的联文!!!!!我爱小仙女x2!!!!!




*架空AU。ABO加持。生子待定。




*高亮:本文ABO设定中,无信息素、无发情期、无标记!!!三无ABO,绿色健康的ABO(依旧很黄)!!!




*和亲梗。




*草原游牧民族首领琰X中原王室私生子苏。




*一切的一切全是编的。没有值得考据的地方。








章一








推荐BGM








  日色熹微,天际最后一线光明被黑夜渐渐吞噬殆尽。乌压压的长夜袭来,有涌动着的云在天幕的阴影中翻滚,仿若草原上奔腾的狼群。在广袤无垠的草原上,西北萧索的咆哮着的风也吹不透那拉提①草原上羌族人厚实的皮草斗篷。这是全天下最辽阔的夜晚,连绵起伏的山丘在黑暗中如澎湃的涛浪,羌族的大队人马慢行在这样的夜晚里,他们高举的火把构成了无边黑夜里唯一的金色的河流。




  每个人都骑着一匹骏马,他们已经连续赶了一天一夜的路了,然而这对于“马背上的民族”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只是,一反常态的是,此次旅程无人抱怨劳累,甚至不够严肃。他们慢悠悠地行进在夜晚的草原里,像是在闹市里闲逛。他们的火把和燃油充足到能够拿来灌溉农田,他们的弓箭和弯刀如鹰爪和狼牙般锋利,他们丝毫不惧怕夜晚的危险,一路语笑喧阗、大侃大谈,仿佛打了什么胜仗或者猎到了什么强壮的野兽。队伍里时不时传来几声号角的欢呼和羌笛的嬉闹,接着是汉子们放肆的笑声,掺杂着烈酒滚进喉咙和衣领里的声音。




  队伍很庞大,前一半是骑马的汉子,后一半是一车连着一车的满载的货物,上面满满当当的粮食、绸缎和黄金足以让部落的每个人都能分到一份羹,那是中原王慷慨的礼物,只为求短暂的安宁。装不下的美酒分发给汉子们当成水来解决掉,实在吃不下的上好的腊肉只好扔进了猎犬们的肚子里。




  而此刻的中原,因大旱而贫瘠的土地上饿死的饥民的尸骨还未寒。




  “咚”地一声响,一个肥壮的汉子从马背上摔了下来,醇香的美酒撒了一地,他的皮毡帽从头顶滑落掉在了地上,露出里面花白的头发。听到声响,走在前面的年轻人们拨转马头,在他周围转圈,大声地笑话着他:“二爷您瞧瞧!您重到连马儿都不愿意载着您啦!”




  “您老啦,不该喝着么多酒,留着这些美酒去喂马吧!马还年轻哩哈哈哈哈……”




  “你个臭小子,等我起来……”摔倒的老汉子笑骂着,由随行的人搀扶着回到马上,脸上因醉酒泛起不自然的通红,他拽紧缰绳,向年轻人威胁似地挥舞着装着酒的皮囊,“你他娘的好好骑你的马,小心回去后老子削了你的脑袋!”




  年轻人们扯了缰绳在马儿的嘶鸣中哄笑着跑远了,引起了其他族人一阵阵的吆喝,他们甩着崭新的牛皮鞭子,在队伍四周追逐打闹。熊熊燃烧的火把在队伍里跳动着,温暖的火光照亮了汉子们黑里透红的面容。




  戚猛笑着斜眼看了这帮年轻人一眼,夹了一下马肚子,快步跟上队伍最前面领头的那位身形高大健壮的青年。青年骑着一匹强壮的汗血黑马,身披五尺长的厚重皮草,这块皮草是由好几块不同样子的皮草拼接而成的,颜色有深有浅,相互叠加掩映,就像是中原水墨画中的云朵,随着青年骑马带起的风抖动着,如暴风雨前汹涌的乌云,故得名“五云裘”②。




  五云裘由那拉提草原南方的森林里独有的雪原狼的皮毛制成,据说这种狼凶猛残暴,体型巨大,两腿直立时有一人多高。羌族有一个传统,就是每一代新任的羌王在继任前都需独自一人进入森林猎杀一匹雪原狼以此向族人证明自己的决心和力量,继任者将新猎杀的雪原狼带回部落,由部落里最好的裁缝将皮毛接上五云裘,然后披上五云裘,才可以登上羌族的王位。所以五云裘是羌族最高权力的象征,上面各色的狼皮缀满了历代羌王的荣誉和血性,是无以伦比的宝物。




  这位青年也不例外,他猎杀的雪原狼皮缝在整块五云裘的最上面,如雪一般洁白,尚还沾着些许凝固的血浆。一年多前他的父亲自知年老选择了退位在族人的呵护下安度晚年,他成为了羌族第一代的王。他的模样英俊,桀骜不驯地披散着一头黑发,像骏马的鬃毛,他的臂膀像金雕那般有力,他的眼睛犹如那拉提最晴朗的夜晚里最明亮的星辰,他继任时正当羌族最为富强的时代,大祭司说他将带领羌族人走向新的辉煌,所有人对此深信不疑。




  他的母亲传说是中原的医女,然而红颜薄命在他很小时便去世,他有一个中原的名字,叫做萧景琰。可惜族中没有几个人会念这个名字。




  “王上,”戚猛笑呵呵地来到萧景琰身边,“这次去中原真是有趣极了。我们刚到那里还没有说什么话,他们就把黄金、丝绸和粮食一整车一整车地奉送上来,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啊哈哈哈哈。”




  萧景琰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的路,扯了一下嘴角,笑道:“行啊你,还会说两句中原语了。”




  “那可不,还有这句——‘太厉害了!’哈哈哈哈……”戚猛仰头大笑,“您知道那些个中原王室的宗亲看见您蒙着眼睛一箭射下天上两只大雁的表情吗?哈哈哈哈……还有那个刚刚即位的中原王,他比他老子还不如,呆头呆脑的,手臂像新生的羊羔蹄子一样稚嫩,我估计他连我们最松的弓箭都拉不开。”




  萧景琰笑了两声,没有接话,慢悠悠地骑着马。




  “听说中原王还送了您一个美人?”戚猛挑了挑眉毛道,“长得什么样子?”




  萧景琰道:“是个男性坤泽,我还没见过他。”




  “是个男的呀。”戚猛大失所望,啧啧嘴,左顾右盼,拽了个小伙子的缰绳把他拖到前面来,“唉,阿七,你见过他吗?”




  名叫阿七的小伙子点点头道:“见过,我就是刚从他轿子那边过来的。”然后他回忆了一下,又道:“嗯……隔着纱帷没有看清,不过确实是个美人,他穿着一件大红的绣服,他的五官像画出来的似的,皮肤像牛乳一样白皙,头发看上去比丝绸还要柔软,手指像烧出来的瓷器一样美丽,清瘦,但是身材颀长。不过他似乎身体不太好,一路上一直躺着,动不动就咳得喘不过气来,只有个小孩子在他身边照顾他。”




  “哎呦,病美人儿。”旁边的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威武汉子笑嘻嘻地凑过来。




  然后他又说道:“我听说他虽有个‘江左王’的名头,实际上是老中原王的私生子,他们的太后想除掉他才把他送给我们王上的,美其名曰和亲。我看王上也不必多用心地待他,玩玩也就罢了。”他拉了一把缰绳,扭过头,笑着问萧景琰:“王上喜欢这样的吗?”




  萧景琰不冷不热地说:“我对中原的坤泽没什么兴趣。”




  “还是咱们草原的女人好,对吧?”戚猛附和道,“咱们草原的女人,矫健又漂亮,比他们中原的好一万倍!”




  后面一众汉子都跟着吵闹哄笑起来。




  那个络腮胡子的汉子随即便怂恿道:“既然王上不喜欢,那就赏给大伙儿玩呗。大伙儿赶了一天一夜的路,肉也吃了,酒也喝了,就差玩个新颖的了,大伙儿说是不是!”




  “好!”听到这个提议,汉子们坐不住了,纷纷叫好,一声连一声起哄。




  萧景琰没有答话。




  “你没听见阿七说那美人身体不好,”戚猛嘿嘿笑着调侃他,“这美人落在你们这些下流胚子手里,他还活得过今晚吗!”




  汉子们大笑着,传来一片嘲弄声,夹杂着一些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




  “既然是中原送来的人,看在中原王的面子上,就好好待人家,别接到那拉提没几天就死在咱们手里头,多不好看。”萧景琰发话道,“草原不缺一个人的口粮。谁要是背着我做一些恶心我的事,当心你们脖子上的脑袋。”




  戚猛哈哈大笑:“没想到王上还懂得怜香惜玉了!”




  萧景琰笑了笑,没理他。




  戚猛笑够了,拿起酒壶灌进嘴里过了过瘾,抹了一把嘴又道:“话说这次去中原一趟,还是不太自在。要我说,您干脆就下令出兵中原,别老这么不轻不重地吓唬他们,中原的强盛早就一去不复返了,我们的战士一个能打他们十个!战英你说是吧?”




  “戚猛,你又口无遮拦了,在王上面前胡说什么?王上自有他的打算,用不着你我干涉。”旁边的列战英忍不住开口责备。




  “嘿你小子,该不是怕了吧?”戚猛皱皱眉头,唏嘘了一句,拍拍胸膛又朝萧景琰说道,“王上,您要是相信我,今夜就派我带兵攻打中原,我保证明天早晨就为您打下一座城池!”




  “戚猛你——!”列战英实在看不下去。




  “行了,别吵了,”萧景琰抬手制止了他们,拉了一把缰绳,将马匹驱向前方,“我暂时没有进宫中原的打算。”




  听到这话戚猛疑惑不解:“为什么呀王上?”




  萧景琰眯起眼睛,轻蔑地笑了一声:“这次去中原,我看中原也没有传说中那么美。他们的宫殿虽然奢靡但是无用得很,他们的丝绸虽然柔软但是不能御寒,他们的黄金……呵……不过是一堆闪闪发光的废物,空有中原之王的名号但连自己的臣民的温饱都不能保障。”




  “我不想管他们中原人的生死,况且他们的都城里那么拥挤,连马儿都不能快活地奔跑。”萧景琰摇摇头。




  “也是,还是我们草原好,沃野千里、水草鲜美、牛羊肥美、人民富足,用那整个中原来换我们那拉提一块沼泽我也不换。”戚猛点点头。




  列战英揶揄他:“戚猛,你还真是善变啊。”




  “唉我说你,是不是想打架啊?”




  “你以为我怕你吗?”




  “来来来,有本事来!”




  ……




  萧景琰不管他们,继续走自己的路。这时候二爷骑马上前来,来到萧景琰身边,一改之前痞性,语气严肃道:“羌族是神龙的后裔,那中原本该是我们羌族的囊中之物。王上难道真的打算一辈子留守西北?”




  萧景琰敛了笑容,扭头看了二爷一眼,后又回过头来:“中原虽已衰败,但毕竟一息尚存,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他们的城池依旧坚不可摧,他们的阵法依旧固若金汤,在没有万全把握之前,我不会轻易带着兄弟们去以卵击石。”




  “况且我刚刚上任一年,地位还不稳固,周遭部落蠢蠢欲动,盯着我族的土地伺机攫取。我这时候出兵中原,难免会腹背受敌。”萧景琰摇摇头,“我不会意气用事做一些蠢事。”




  二爷笑了。




  二爷对萧景琰说道:“您是我羌族新的希望,是那拉提最年轻的太阳,我期待着您这枚太阳在中原的帝都冉冉升起的那一刻。”




  二爷拿起酒囊,仰头喝干,又将酒囊高举大喊道:“敬我们那拉提最年轻的太阳!”




  他身后的泱泱战士皆举起弓箭和弯刀,扯动缰绳伴着马儿的嘶鸣喝道:“那拉提!那拉提!那拉提!”




  萧景琰勾唇微微一笑,连头都不回。他拽紧缰绳稳住胯下因人声鼎沸而受惊的马儿,抬起下巴垂眼看着前方无边的黑暗,如同蔑视着气息奄奄的中原神州。




【待续】




====




①“那拉提”在蒙古语中意为“最先见到太阳的地方”。

② “五云裘”,色彩绚丽的皮袄。 李白《酬殷明佐见赠五云裘歌》有云:“粉图珍裘五云色,晔如晴天散彩虹。” 王琦注引杨齐贤曰:“五云裘者,五色绚烂如云,故以五云名之。”本文中的“五云裘”纯属私设(hu che)。


====




被自己的日更感动哭了……




对于本文中的萧景琰的形象,大家可以参考王先生之前饰演过的“石太璞”一角。




就是酱,再披个大皮裘啥的↓








(图侵删)


评论

热度(347)

  1. 杨柳依依盐昔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