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依依

【靖苏】朝朝暮暮

盐昔昔:

先疯狂打call并转载存起来!!!感谢凯宝宝❤因为明天周一的缘故所以没有办法细读了😭但是当然要谢谢你!!!并且送上超大一个么么哒😘高考一起加油吧(ง •̀_•́)ง明年我也可以给你码生贺了😄


小小爵士:



*最美小仙女昔子 @昔我往矣 的生贺!




*9000+,写得磨磨唧唧的,请大家一定要耐心一点!






*没有其他说明了,来看文吧!




*真没有了,别看了!




 




  皇帝今天歇了早朝,给所有朝臣官员都休沐一天。这对一向勤于朝政、案牍劳形的皇帝来说是个新鲜事儿,但宫里没人宣言,因为大家都知道皇帝今天休沐是因为什么,只是心照不宣不说出来而已。
  然而这一大清早,天还未亮,就有人急慌慌地往皇宫去,要见皇上。
  “这件事,左思右想,还是得禀告一声陛下才是。”蔡荃提起朝服下摆,头也不回地快步登上殿前石阶,“不然我这心里头儿不安宁。”
  “哎呦,老蔡,老蔡啊,你慢点儿……”沈追追在他后面,气喘吁吁,一步比一步艰难地迈上石阶。




  昨日夜间有人以箭传函密告,说献王近日与一夜秦女子有多次书信往来。蔡荃细思恐极,担心前太子野心未泯,怀勾结夜秦造反之意,一夜难眠,今天一早刚醒就匆匆赶来,欲将此事尽快禀告皇帝。




  沈追劝他,此事无凭无据,应先派人暗中探访一下再做定论,勿于休沐之日执琐事以烦皇帝。蔡荃怒道,子曰,再,斯可矣!一日之内事变不可知,若诸事都要三思而后行,怕是迟矣!于是乎非要跑来面见皇上。沈追拦不住,遂跟着来了。




  沈追登到武英殿前时,掌事公公已面见了蔡荃回禀圣上去了。沈追看着一旁昂首挺胸、闭目静候的蔡荃,短叹长吁,最终也没说什么。




  “老蔡,你我平岁,怎么这一趟上武英殿,我气喘如牛,你却什么事儿都没有一样?”




  “沈兄若在路上少说些话,多想想献王有什么意图,也不会这么上气不接下气了。”




  沈追吃瘪,憋了一口浊气,赶紧闭上嘴,算我理亏。




  未几,武英殿的门再开了,公公提着灯笼走出来,把身后的门一关,看上去并没有让两位臣子进去的意思。




  公公拱手施礼:“二位大人请回吧,陛下此时并不在宫中。”




  “怎不在宫中?”蔡荃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今天休沐,歇早朝,黎明卯时皇帝不在宫中休息,去了何处?”




  公公答:“林氏祠堂。”




  蔡荃一时瞠目结舌。




  还是沈追最先反应过来,问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二月初六。”




  霎时间,两人皆不言。




  “走吧,”沈追拽了拽蔡荃的袖子,“是苏先生的诞辰。”




  蔡荃这次便没有执着了,点了点头,欲随沈追回去:“罢了,不急一时……等午后再来也不迟,我们先去找一找柳大人商量一下也好。”




  他还未转过身,突然被公公叫住了。




  “如果二位大人是为献王与夜秦女子之事而来,陛下留了话给二位大人。”公公说道,“陛下半月前已得知此事,并安插了线人在献王身边,现已查明。”




  “哦?”蔡荃回过身来,急问道,“结果如何?”




  “那夜秦女子为国中歌姬,久住献州风月,一次夜歌笙箫,与献王暗生情愫,来往书信皆是缱绻之词。并无大事。”公公慢条斯理道,“二位大人昨夜得的密函,是一老臣暗中操使,为报先太子之时被其陷害贬黜之私仇,陛下已拟旨处理,大人稍安。”




  “那就好……麻烦公公了。”蔡荃松了一口气,与公公拜别。后从武英殿下来时向沈追道歉:“这次是我大惊小怪了,还请沈兄不要见怪。”




  “无妨,蔡兄为江山社稷深谋远虑,岂有错之说?”沈追安慰他道。




  方时他抬起头,看到天边无霞,最东面的山尖儿上泻下第一弯流水般的晨光,初熹微,后怒发倾洪,劈开那山,涌进城池大门。倏忽金陵明亮起来,朝阳照得金陵城东侧的一废弃旧府的红瓦灼灼如火,在众生假寐中耀耀生辉。




  沈追与蔡荃看了许久,缓缓才道:“天亮了,东街的酒肆开得最早,我们去喝喝酒吧。”




 




 




 




  萧景琰正襟危坐在火盆之前,双手好好地放在双膝上,不动不言,无悲无喜,面对一供桌故亲灵位,已静坐多时,而神志早已溃滞,双目木讷,精神靡靡。




  天将明,晨曦浮窥,祠堂坐北朝南,屋里似暗非昏。面前焰火烁如舞绸,炙燋碎语,更显静穆。




  火光闪动在朱红的牌匾上,牌匾是遣人每日都擦拭的,上面鎏金的名字清晰可见。萧景琰又一次从前往后依次看过,待他看到最后一列最后一个时,天亮了,初阳照进祠堂里,正好照在萧景琰盯着的那块牌匾上,照在蒙着那块牌匾的红方绫上,光可鉴人。




  萧景琰不动,只看着。红缎下牌匾上刻着什么人的名字他看过无数次。无数字体、无数形态,在儿时练字的宣纸上、在朱弓上、在信笺的落款、在圣旨上、在叛军的花名册上……他都见过,后来它改了样子,从两个字变成三个字,却仍是挤在一行战死的英烈的名姓中。




  天色愈明,金灿灿的朝阳充盈了整个祠堂,四周房梁壁栋渐渐温暖起来,而萧景琰看着这面前两排英烈灵位却仍然感觉周身寒冷,胜似腊月吹雪。




  萧景琰等着,等到背后的阳光终于照到角落里的最后一个牌匾上,照在赤红的方巾上,流光熠熠,如覆金尘。此刻萧景琰方才感到后背被阳光晒暖,想必日头已露出有半,这祠堂向东,每逢日出,便红日当门。




  萧景琰从小便常听长辈说起,说林殊是二月初六日头刚冒出山头的那一刻出生的。相传那一夜狂风暴雨、混乱喧嚣,一屋子的人慌手忙脚、焦头烂额,渐至黎明,才终于迎来林府第一位小公子的降生,母子平安。奶娘将幼儿用最柔软的绸缎被衾裹了抱出产房,金陵的第一束阳光照在初生婴儿的额头上,婴儿才发出第一声响亮的啼哭,恍如被朝阳唤醒。




  这事情说的人多了,一传十,十传百,传出了好几个版本的传奇,传得越来越离谱。等到林殊长大了,每逢佳节团圆,当着几个同龄伙伴的面儿,林殊在听到家里的老人念叨他出生的情景时,总要瘪着嘴,做个鬼脸脚底抹油溜去。




  后来……




  后来就再没有什么人将林殊的生辰挂在嘴边了,世人最多记得的,只有林殊的忌日。




  然而萧景琰不愿意记得林殊的忌日,他只给林殊过他的生辰。那赤焰之案后的十三年也是,从此以后也是。




  他总是要带一壶好酒,四处寻林殊的痕迹以睹物思人向日共饮。前十三年整个大梁连块写着林殊名字的牌子都没有,他就只能对着朱弓,将一坛温好的酒喝凉。后来赤焰之案沉冤昭雪有了林氏祠堂,他便可以真真切切地看着林殊的名字喝酒了。




  只是这酒,越喝越没滋味。




  “我那一次去东海回来,便从此弄丢了你。”萧景琰喃喃道,“我再也没见到你,所有人都跟我说你走了,我不信,我一直觉得你是在这世间的某个地方藏着,只是我找不到你。”




  “我总以为你终有一天会回来的……我猜对了,又猜错了。”萧景琰苦笑,斟了一碟酒,端起来,倒进了火盆里,火花迭起如浪,“我从来没有觉得你是死了。而当我独自一人在你的生辰喝酒时,我才能感觉到你是死了,你再不会回来了,喝得越多,感觉越真切。”




  “酒不能喝了。”萧景琰长叹一声,将酒具放在一边。




  他又看着林殊的灵位出神,久而口中念叨,似是催友人梦醒、唤故人还梦。




  “小殊,天亮了。”




 




 




 




 




 




  林殊的每一次生日,萧景琰都是陪他过的。




  然而在记忆中,萧景琰只单纯给梅长苏过了两次生日。




 




 




  第一次是在他常年征战在外后终于得以安定在京城的第一年。记得当时内监被杀的案子无疾而终,后也随新年的流逝而被世人淡忘。宫里朝廷里没什么大事,萧景琰静候在家,偶然才得知二月初六是梅长苏的生日,似乎梅长苏是不想他知道的。




  二月初六,跟林殊是同一天的生辰。但是萧景琰当时只觉得是巧合,并没有多想,毕竟同一天生的人多得很。




  那年他才刚树立夺嫡的志向不久,虽对梅长苏怀有猜忌,但毕竟仍然心存感激,当然要礼贤自己的谋士,况且他正月初一生日时梅长苏也送了贺礼给他。他手头并不宽裕,只好随意送了些还算看得过去东西,跟先前太子和誉王送的礼物完全不能比。




  但是梅长苏却十分高兴的样子,完全没有嫌弃之意,珍重地收下了,这让萧景琰心里有些欣慰。




  二月初六那天晚上,他便过去苏宅,参与了一下小宴,同苏宅的人一同给梅长苏祝寿。本来生日宴是设在中午,但是人来得很多,为了避嫌,萧景琰只能晚上去。




  萧景琰觉得一人独去不妥,便带上了列战英和戚猛。戚猛是自请前往,说是因为之前对先生无礼,所以特去赔罪。




  苏宅的人态度比之前要更加热情一些,虽然已经庆祝过,但仍为萧景琰一行的到来多准备了些新鲜酒菜。宴席虽小,却也热闹。戚猛性情粗犷、不拘小节,收了性子之后很快跟黎刚甄平熟络起来,列战英多喝了些酒,也比较爽朗,倒是萧景琰坐在梅长苏旁边,闷头喝酒吃食,没说上几句话。




  梅长苏一直笑眯眯的,不是先前那种攻于心计的低眉浅笑,而是发自肺腑的,连眼角都笑得弯弯的,略微发红。他围着裘毯,蜷在木椅里,靠着一个烧得旺旺的火盆,脸上红润些许,少几分病色。飞流被哄去睡觉了,他不用照顾。但梅长苏也没有跟进聊天,十分少言,有时会被宴会上的漫谈逗笑,模样比平常更亲和,也更讨人。萧景琰没有别的事情做,喝酒时,眼睛时不时往梅长苏身上瞟。




  膳食一开始配的酒是惯例的秋月白,梅长苏不能喝,除了梅长苏之外大家都喝得很尽兴。后来黎刚给梅长苏单独上了另外一种酒,见萧景琰好奇地看着,就给倒了一盏。




  “这是盟里兄弟新创的一种酒,是特地给宗主喝的,酒性不烈,药辅颇多,温得很,吃起来是甜的。”黎刚解释道,“靖王殿下和几位将领常喝边塞的驱寒烈酒,怕是喝不惯这种温酒,就没有给大家都上。”




  萧景琰疑惑地抬起头,看见晏大夫一脸勉强地冲梅长苏点点头,倒也放心了。




  萧景琰端起一碗,闻来确有药香,小酌一口,尝起来除了甜味之外,还有一缕清幽梅香。




  “酒里放了梅花?”




  “是,”黎刚将空酒坛都收下去,“初冬酿时加了几枝红梅进去。”




  萧景琰笑笑:“味道很特别。”




  萧景琰放下酒杯,再看向梅长苏时,梅长苏已半坛下肚,看来是酒瘾忍耐太久,这样甜的酒也不怕腻。




  不过萧景琰想错了一点,这酒虽然甜腻,但后劲儿不轻。梅长苏起初喝时没什么太大的反映,然而没过多久便酣红上脸,颜色虽然喜人,但是……




  戚猛那边几个人说着军中趣事说得火热,竟冷落了这寿宴的主人翁。梅长苏酒劲儿上头,已身形不稳,摇摇晃晃。萧景琰见状忙起身搀扶,却被梅长苏反手捉住了衣袖。




  “你知道……知道吗,”梅长苏半偎身在萧景琰跟前,笑得甚是明艳,比凌寒独自开的红梅都明艳,“这是你……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第一次……”




  萧景琰又惊又怪,措不及防,不知如何是好,一颗心忽然就乱了,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瞧,半抱着梅长苏的肩膀,结结巴巴道:“先生说什么……?”




  梅长苏抓着萧景琰的衣襟,喘着粗气,垂下眼帘,竟不再答话了,又像是在克制什么。




  这时候黎刚终于注意到被冷落的两个人,连忙赶过来,把梅长苏从萧景琰怀里搀扶起来。




  那一团温热暖香从怀中脱离,萧景琰尴尬地收回手,心里有些空落,揉了揉鼻子。




  “我们宗主喝醉了,让殿下见笑了。”黎刚把梅长苏轻轻放回到椅子里,又给他多加了两个软垫,向萧景琰行礼,后把梅长苏桌上的酒坛收走了。




  梅长苏看上去有些不高兴,他不高兴、生闷气的样子跟飞流很像。




  “无妨,都是自己人。”萧景琰觉得黎刚这话说得有些生疏了,让他很不自在。




  “说起来这新创的酒还没给它取名字呢,”黎刚换了一个话题,“要不,靖王殿下给题个名字?”




  萧景琰连连摆手推辞:“军中粗人,肚子里没什么墨水,怕是起不好的。”




  “唉!殿下读过诗文也不少啊!”戚猛听见了,嚷嚷道,“就起一个!”




  屋子里的人都起哄,竟让萧景琰无处谢却了。




  萧景琰想了想,略一侧目,看见梅长苏歪在两个软垫上,微醉醺醺,困睡昏昏,围着白雪似的狐皮毛领,肤色也跟白雪似的,只有喝过酒的嘴唇朱色明丽,还有绯红的眼角惹眼。




  “不如叫,梅间雪吧。”萧景琰的眼睛就像是黏在了梅长苏身上似的,之前喝的酒也上了头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梅间雪……好酒。”




  那次宴会怎么结束的,萧景琰不太记得了。记得最清楚的,只有梅长苏歪在木椅上打盹,那岁月静好的样子。




  可惜不知道为什么,后来他再没有喝过名叫“梅间雪”的酒了。




 




 




 




  第二次给梅长苏过生辰,略显凄清,连宴席都没有开。正月初,梅长苏舍生入悬镜司,身陷囹圄,九死一生,救出来后萧景琰才得知梅长苏被喂了乌金丸,人命危浅,朝不虑夕。萧景琰又自责又心疼,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扭头就冲进天牢去向夏江索要解药,心想就算是逼死夏江也无所谓。




  后来不知道怎么做到的,梅长苏的乌金丸之毒就解了。萧景琰事后问起来,苏宅的人也不告诉他,他心有余悸,就不再问了,每当想起来就胆战心惊。




  二月初六,距离梅长苏从悬镜司出来才刚一个月左右。梅长苏也静养将息了大概一个月,身体仍然没有大好。萧景琰忙于朝政和三月春猎的筹备之事,也不能时时去探望。因为悬镜司一事,苏宅的人多多少少对萧景琰都有些怨念,虽然有梅长苏制止,但看到萧景琰来了,也很少有好脸色。




  萧景琰自知是自己有错,理屈词穷,也不为自己辩解,便自己默默承受,默默地将珍稀药材、上好补品几大箱几大箱地往苏宅送。




  梅长苏生日那天,萧景琰早晨前往,午后方归,尽心做一些力所能及之事照顾梅长苏,苏宅的人看在眼里,便也不那么怀怨了。




  只是他不用避嫌了,那天去给梅长苏庆生的不再只有他靖王府几个人,霓凰、蒙挚、言豫津也在。虽然大家在一起热热闹闹的也很好,但是因为人多,再加上大家都围着梅长苏转,萧景琰就没能好好地跟梅长苏说上什么话。




  那日他回到靖王府,看了几个奏章之后,天色渐晚。吃过晚膳,估摸着梅长苏还未睡,心有思念,脑子一热就来到密室,拉了拉新拴上的铜铃,想见一见苏先生。




  可是没想到开门的却是飞流。




  “你苏哥哥呢?”萧景琰将声音放缓,问道。




  飞流眨了眨两只眼睛,抿着嘴不出声,犹豫了一会儿之后,回身叫道:“苏——”




  “睡了!”黎刚的声音由远及近,在门口露了一下头,施礼,“靖王殿下,宗主睡了。”




  “啊,这样……”萧景琰失落之外,感到一阵局促,拱手准备道别,“那我……”




  这时梅长苏的声音从门后传出来。




  “是靖王殿下吗?”




  “是……但是宗主,您费神一天,已经很晚了,您该歇息了。”




  “这像什么话?我得去看看,万一有什么急事。”




  “哎呀,能有什么急事,他有急事,也不能事事来麻烦宗主——”




  萧景琰听到这里,十分不高兴,虽然知道自己是深夜无事造访,算是叨扰,但毕竟是好意拜访,怎么在苏宅的人嘴里竟像是没心没肺的恶人。萧景琰不是没脾气的人,也不愿意热脸贴冷屁股,咬了咬牙,欲告辞。




  而还没等萧景琰说话,梅长苏就已经挤开了黎刚从门后走了出来,拿着一盏烛灯进了密室。




  “苏某见过殿下。”梅长苏青衫披发,素面巧目,轻笑一下朝萧景琰行礼。




  萧景琰连忙伸手去扶,顺便接了梅长苏手中的烛灯拿在手里。




  黎刚立在门口,抿了抿嘴唇,终究也没说什么,作揖后引了飞流回去屋里了。




  “殿下找我有什么事吗?”梅长苏问道。




  这回轮到萧景琰有些惭愧了,一扫方才的不满,也不敢直言说自己没什么事只是想念先生,便干巴巴地说道:“只是想言贺先生诞辰。”




  梅长苏笑笑,微微颔首:“殿下白日里不是为苏某庆生了吗?”




  “白天没有好好跟先生说,”两个人站的很近,萧景琰连梅长苏鬓角的痣都能看得清楚,心跳异常,扶着梅长苏的手臂,一时也忘了放手,此刻才反映过来,赶紧松了手,“祝先生……平安喜乐。”




  见梅长苏笑愈明显,萧景琰脸热低头,手足无措,就借把手里的烛灯放到石桌上的动作以掩饰。




  “先生因我……久病,我还未能好好道歉。”萧景琰解释道。




  “殿下三天两头地往苏宅跑,哪里不尽心?”梅长苏摇摇头,“共谋大事,不拘小节。”




  “怎是小节?先生差点儿就……”萧景琰急辩道,却被梅长苏摆手止住。




  “为殿下尽心竭力,是苏某本职,就算苏某未能挺过悬镜司这一关,但只要是为殿下倾尽全力,苏某也绝无怨言。”梅长苏抬眼正视萧景琰,竟把萧景琰看得乱了心神。




  萧景琰感触如翻涌,心头似将崩:“先生何必说这样的话,景琰岂是无情无义之人、不知先生待景琰如此真心……”




  两人面向而立,良久无言。




  萧景琰闻到梅长苏身上有一股熟悉的,但从来没有在梅长苏身上有过的味道,寻起话头:“先生,最近在吃什么药?”




  梅长苏答:“晏大夫开的滋养寒体的方子。”




  随后又补了一句:“谢殿下关心,左右不是什么名贵药材,殿下送来的那些补品怕是吃不完的,不如……”




  萧景琰打断了他:“方子里加了红豆?”




  “……是,春来风暖,潮气上泛。红豆祛湿,润肺生津,今儿早着意加了些。”




  “先生喜欢红豆吗?”




  “谈不上喜欢不喜欢,红豆味甘,混在苦药里倒甜得很。”




  “先生不喜甜。”




  “药吃得久了,味觉迟钝,甜味就容易泛滥了。”




  “红豆生食,甘中有涩,味如相思。”萧景琰想起母亲曾讲过两三句红豆,脱口而出,没有细想,又问道:“先生可有过相思之人?”




  梅长苏听了,只笑,并没有立刻回答:“殿下突然问起这个,是因为思念林将军吗?”




  萧景琰一愣,才觉自己刚才的话不妥,也只好实话实说:“是,不瞒先生说,今日也是林殊的生辰。不过斯人已逝,与其说是相思,不如说是悼念罢了。”




  “先生可尝过相思之苦?”




  “……算是吧。”




  “先生对其坦露过心意吗?”




  “未曾,自知不是两情相悦,也只是单相思而已。”




  “那先生如何得知自己是单相思?难道那人得先生青睐,却不领先生的情?”
  说着,萧景琰忽然被自己说的话噎住。他想起自己也曾是这般“不识抬举”,当初梅长苏舍弃太子和誉王选择了他,他非但没有领情,还对对梅长苏处处猜忌错怪,多次辜负了他的好意。




  而恰逢言至相思之苦,这话中滋味琢磨起来,弦外有音。萧景琰慌乱去看梅长苏,见梅长苏微微低着头,默不作声,也看不到是什么表情,感到一阵心悸之时,突然羞赧,突然愧对,突然仓皇不知所措。




  “是我……话太多了。先生的私事,我本不该刨根问底。”




  “无妨,谢殿下关心。”




  “先生贤德,才貌双全,为人正直,待人宽厚,若真有思恋之人,必成眷属。”萧景琰干巴巴地说,心里的滋味说不出来。




  “殿下……过誉。”梅长苏也干巴巴地回了几个字。




  这会子又没有话说了,但萧景琰却也没觉得尴尬,只静静地跟梅长苏待着,便觉得安心。




  偶一回神,见梅长苏身形微颤,还怂了肩膀,忽然意识到密室阴冷,梅长苏衣衫简薄,是受不了凉的。




  匆忙之下,萧景琰心生一计,脱下自己的斗篷披上了梅长苏的肩膀。




  梅长苏还未来得及说什么,还在发愣,就被萧景琰用斗篷裹严实了。




  “景琰心粗,忘了先生怕冷,”萧景琰说道,“先生诞辰,那几箱子药品实在不足为礼。这斗篷虽陈年旧制,但用料都是最上乘的,我穿了十几年都不曾坏,便送给先生作寿礼。此作约定,先生涌泉之恩,以后景琰覆海为报,定不让先生再受委屈。”




  这件斗篷是当年林殊送给他的一件生日礼物,特地找的一位游荡江湖的名裁缝,用最好的墨狐皮做的毛领和内料,用最结实的紫缎做的外罩。萧景琰的生日是正月初一,大年三十,每次生日大家都忙着新年,所以萧景琰的生日难免不如其他人受重视,但只有林殊不一样。林殊看似大大咧咧、风风火火,但其实心思颇为细腻,每次萧景琰生日,林殊的礼物总是最用心的那一个。




  萧景琰将斗篷送给梅长苏,是因为他突然觉得,林殊和梅长苏是一样的。




  梅长苏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呆呆地看着萧景琰,眼睛里似有泪光,似有萧景琰看不懂的东西,但还未等萧景琰去琢磨,他便低下了头:“此物是殿下多年贴身之物,是林殊少帅昔年所赠,殿下可舍得?”




  “先生连性命都愿意为我而置之度外,区区一件衣服,我怎能不舍得?小殊若在世,知道有先生这号人物,只怕会比我更加殷勤。”萧景琰笑道,“先生只需记得这个约定,天地为证,皇天后土实所共鉴。”




  “那苏某恭敬不如从命了。”梅长苏垂首合眼而笑,一只手露出斗篷,抓住紫缎,那只手格外白皙修长,指节粉嫩,如傲雪梅枝。




  萧景琰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看得梅长苏的手起劲儿,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觉得梅长苏和林殊相像,后来匆匆忙忙拜别走了。




  萧景琰来得匆忙走得匆忙,也没有注意到。他之前从未跟梅长苏说过这斗篷是林殊所赠,然而梅长苏却是知道的。









 










  回忆终了,萧景琰醒过神来,只觉得腿都要跪麻了,便站起来,问守在祠堂外的列战英时辰。




  “陛下,已鸡鸣三次了。”列战英抱拳道。




  “天亮了,”萧景琰打了个哈欠,神色颇为倦怠,走出祠堂,边走便道,“去,去一趟苏宅。”




 




 




  苏宅还是跟多年前一样,牌匾还是崭新崭新的样子,似乎从来未曾变过。刚刚天亮,大街上还未繁华起来,三三两两鸟鸣,一声两声吆喝,阳光溢满街巷,无人。




  那住在苏宅的人……




  萧景琰骑马静待在苏宅门前,目光深邃,略有水光,不知道在等待着什么。




  他一生总是在等那人,前前后后多少年,可能以后还是会一直等下去。




 




 




 




  “我听说陛下昨夜子时起夜,瞒着人从宫里偷溜出来,连夜去了林氏祠堂,在祠堂里待了大半夜,果真有此事?”一个人打开了苏宅的门走了出来,他披着一件紫缎的斗篷,那斗篷的毛领一看就是上好的墨狐皮。




  他呵出一口热气,揣着袖子,笑眯眯地倚在门口,长身玉立,青衫披发,素面巧目,看见皇帝,也不施礼。




  萧景琰笑:“你说呢?”




  “我说啊……皇帝若每年二月初六都要这样到祠堂苦守一晚,只怕要悲恸欲绝、肝肠寸断了。”




  “若你真的从大渝回不来了,我才是要悲恸欲绝、肝肠寸断了。”




  梅长苏笑骂他:“又说胡话。”




  骂完又柔声道:“不就是少给我过了几年生日而已,皇帝以后补上就是了。”




  萧景琰勒住马头:“朕已封了苏卿作太子太傅,怎么苏卿到现在还不搬去东宫住?”




  梅长苏道:“太子今年不满五岁,要开蒙也太早了些。”




  “那庭生呢?”




  “庭生可随时出宫找我。”




  “好吧,我也可以随时出宫找你。”




  “庭生可以,你不行。”




  萧景琰被他噎得没有话说,但也不甘心自己拜于下风,便道:“朕已到苏卿门前,苏卿不请朕进去?”




  梅长苏佯装叹息:“皇帝昨晚在祠堂痴守一夜,今早终于来见苏某了。”




  “长苏,别闹了。”




  “你不叫我‘小殊’了?”




  “你想要我叫你什么,我就叫你什么。”




  梅长苏眯起眼睛,这才满意了,拱手作揖:“皇帝昨晚守夜劳累,苏某宅邸简陋,陛下若不嫌弃,就在寒舍将就歇息下吧。”




  萧景琰这才下马,往苏宅门口走时,又叫来列战英,让他回去告诉太后一声,让她不要担心。遣走了列战英,萧景琰继续朝苏宅走去。




  戏不演了,萧景琰就责怪道:“春风料峭,今天虽晴,但早晨到底还是冷的,你让身边的人出来招呼我就是,干嘛还要自己出来吹风?”




  “我若不出来,那不就只留得皇帝一人独守空门,梨花带雨,好不可怜?”梅长苏垂眉悠悠道,拂袖掩叹,再而挑目看人,勾唇浅而轻笑,“被人看了去,要丢了人了。”




  萧景琰无动于衷,似也敛了之前在祠堂的悲戚兴感,身形晃了晃,就要往苏宅里走。经过梅长苏身边时,特意停下来,歪着身子凑到梅长苏耳边轻声道:“朕不怕丢人,是先生怕,左右不过丢的是先生的‘人’罢了。”说罢还不等梅长苏作何反应,就头也不回地径直去了,大摇大摆地迈进了苏宅的大门。




  笑什么笑,这丢人有什么好得意的,唉,皇帝越来越糊涂了。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完】




====




致昔子:对不起呀,我太忙了,没有准点准时将生贺写完。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看到这篇生贺,但还是忍不住跟你叨叨:你很久之前就对我说要闭关了,想起来我总是回避这个问题,可能是因为我骨子里最深处还是害怕寂寞的。虽然不舍,虽然万般留恋,虽然还是会很难过,虽然会禁不住掉一辆滴眼泪,但是我仍然为你学习加油!!会安静地等你更好地回来!!就像这篇文说的那样:“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落款——一个贺文永远迟到的人




最后,致大家:感谢所有看到这里的你们♡你们的lof主每天八点才能回家,早上五点就要起床背东西,真的很忙呀,写文总是断断续续的、磕磕巴巴的,很没有用,没有太太们那么高产高质,所以真的很感谢你们还在为我贡献一些热度,不敢说你们是在为我守候,但只要是随手点一个小红心,我就十分开心感激了!




虽然你们的lof跟蜗牛一样慢,但是还是会一直在这里,慢慢地写,不会离开,如有空闲,偶尔你来♡




江湖路远,未来可期♡






评论

热度(289)

  1. 杨柳依依盐昔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