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依依

【靖苏】五云裘(abo)番外一

盐昔昔:

*和尖尖 @小小爵士的联文!!!!!我爱尖尖!!!!!


*架空AU。ABO加持。提及生子,注意避雷!!!


*高亮:本文ABO设定中,无信息素、无发情期、无标记!!!三无ABO,绿色健康的ABO(依旧很黄)!!!


*和亲梗。


*草原游牧民族首领琰X中原王室私生子苏。


*一切的一切全是编的。没有值得考据的地方。


章一:http://xiaoxiaojueshi.lofter.com/post/3e8c61_122e418b


章二:http://xiaoxiaojueshi.lofter.com/post/3e8c61_12313d59


章三:http://xiwowangyi123.lofter.com/post/1dd421c3_1234428e


    雪连着落了好几日,砖瓦的青黛色间掺了雪白,不复天阴时那般冷硬,而添了这座古城独有的温柔。


    便是在这样一个温柔的雪天,下朝回到大殿中的萧景琰没有寻见他的王后,将宫人唤来问话,才知道王后不久前刚从殿中离开,说是要散步。


    萧景琰闻言心下了然,知道梅长苏这段时间被他管得太严,也就随他去了。


    恰于此时,列战英求见,萧景琰于是宣了他进殿,两人铺开地图,商讨起挥兵南下的事情来。


    这一谈就到了午后,积雪倒映着冬阳,比其他时候更加耀眼,窗外有雀儿栖在枝上,抖落一地雪屑,叫几声,眨眨小眼睛,又振翅飞远了。


    该用午膳了,梅长苏依旧没有回来。列战英告退后,萧景琰不再耽搁,吩咐膳房准备午膳,便大踏步地出门去寻人。


    他走遍宫廊,途经水榭亭台,也没遇见自己脑海中想象的场景:梅长苏披着狐裘,静静地坐在长椅上,看自己来了,温和地笑一笑,问自己,中原的雪,好看吗?


    他立在一弯曲水前,莫名觉得怅然若失。


    身后跟着的宫人上前一步,小心翼翼地问道:“陛下,梅园的花开得很好,殿下会不会……”


    话未说完,那宫人被猛然回身的萧景琰吓了一跳,却听那威严的皇帝嘟囔一声:“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又匆匆迈步往前走。


    宫人愣了一下,赶紧小跑着跟上。


    萧景琰平日里鲜少在这座宫殿里四处走动,一是不屑,他向来不喜欢这样的琼楼玉宇,因觉得这里再华丽也不过徒有其表,锦被盖在身上还不如自己帐房里的兽皮褥子暖和,二是梅长苏正处于特殊时期,他忙于朝政之余,将自己剩下的时间都用来照顾他,并没有闲心散步。


    这是他第一次走到梅园的门前,看见随梅长苏来的一众宫人等在那里,他本该立刻进去寻人的,但满园盛开的花让他止了步。


    现在明明是中原最寒冷的时节,可梅园的花兀自盛放,萧景琰放眼望去,仿佛看见了一场孤独而华丽的宴会,花瓣殷红似血,像极当初他们一道赴的那场鸿门宴,有一瞬,鲜血四溅,黑影倒下去,梅长苏握着匕首缓缓站起身来,白衣染血,眸色暗沉。


    萧景琰曾见过这里秋日的百花如何凋零,那时梅长苏还常窝在榻上一角,细细地翻读着书简,而自己坐在对案捧着奏章,偶有闲暇,两人便在晚膳后絮絮地说话,就仿佛窗外对着的并非三千紫阙,无数重楼,而是茫茫原野,殿中烧着的银骨炭与毡房里火盆的温度并无不同,两人相偎着,将斜阳谈成了月亮。


    梅长苏与他说,梅花如何傲然迎风,如何凌寒盛放,萧景琰凝神听着,末了便道,天晚不要紧,你想看,我便替你提灯照明。


    梅长苏很认真地看着他,突然又笑了,说,现在还是秋天,梅园的枝上光秃秃的,你就是打着灯笼也寻不见一朵梅花。


    萧景琰倒不在意,说,那我们一起等。


    梅长苏说,好啊。


    这样的对话多少已有安宁的意味,更像是执手相伴的人许下的关于后半生的诺言,要一起等过一个又一个可以踏雪寻梅的冬天。


    不过在那之前,两人也已然经历过一些战火纷飞的岁月。


    曾经萧景琰和梅长苏尚能在草原上纵马的时日,一天他征服了邻近的另一个部落,得胜归来。那晚萧景琰喝了不少酒,难得地醉了,搂着梅长苏倒在床榻上,看那个人如一只雪白柔软的羔羊,陷在棕色的皮草中,不禁想要靠近他,再靠近他。直至两人的鼻息浅浅交缠,梅长苏道了句,快到中原落雪的时候了。


    萧景琰看见他眼里压抑着的一点留恋,一点陈旧的向往,突然怕他离去,就把他搂得更紧一些道,且再等几日,这里的雪很快来了。


    梅长苏却问他,你知道梅花吗?


    萧景琰不知道,但他知道梅长苏的名字里有一个梅字。


    梅长苏告诉他,中原有一种极美的花,叫做梅花,盛开于凌寒,凋零于早春,在寒冬的雪里才能寻见。


    萧景琰就问他,梅花是什么样的。


    梅长苏答不上来。


    萧景琰又问,像你一样好看吗。


    梅长苏也答不上来。


    萧景琰对他许诺道,不管梅花是什么样子,只要你喜欢,待我攻下中原,那片土地上所有的梅花便都是你的。


    如今他即将踏进梅长苏的梅园,乍一看见这平生不曾见过的景象,竟将寻人的念头稍稍搁置了一瞬,呆立着看了会儿,才一步一步往梅林深处缓步而行。


    今日的风十分微弱,偶尔刮起一阵,也并不持续多久,很快就平静下来,枝杈上缀的梅花随风微微飐动,其余时候皆静静在阳光下,变作透明的颜色。


    梅园里很安静,除了萧景琰踏在雪上时的脚步声之外,一切都沉寂着。


    直到不远处隐约传来疑惑的一声“景琰”,将凝固的空气划开。萧景琰下意识地往声音的源头奔去,竟看见梅长苏倚着梅树坐在雪中。


    萧景琰几步上前,脱了自己的裘衣将他裹好,抄起他的膝弯打横抱起,就要带他离开,或许是动作急了些,梅长苏眉心骤然一蹙,右腿微屈。


    萧景琰看见,急忙问道:“脚崴了?”


    梅长苏将手搭在小腹上,摇摇头道:“没事。”


    萧景琰的眉皱了起来,不再说话,抱着他往园外走。


    宫人还在梅园门前等候,看萧景琰抱着梅长苏出来,皆俯身行礼。


    萧景琰站定在宫人们面前,眯起眼睛,从前往后依次打量一遍,嘴唇抿成刀刃般平直,久不作声,也不叫他们平身。


    梅长苏扭了扭脖子,将脸颊从厚实的狐裘里挣出来,看着萧景琰严肃的面容,吞了吞口水,没有出声。


    “王后在这园子里,都是你们在伺候着?”


     听到王上这样冷冰冰地发问,宫人们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面面相觑好一阵,支支吾吾说不出话。


     “都叽叽喳喳的说什么呢。”萧景琰愈发不耐烦了,皱皱眉头,语气也严厉三分,“你们只需回答是,或者不是,这很难吗?”


     听出王上的怒意,宫人们有片刻乱了手脚,纷纷跪倒在地,领头的小心翼翼地答道:“回王上的话……是……是我们。”


     “好啊,”萧景琰点点头,但是看上去怒气仍未消,“好啊,你们跟着王后,放王后一人在园子里散步,自己却等在这里。”


     “宫里养你们这些东西,都是吃白饭的吗!”


     一声怒斥,吓到了梅长苏,也吓软了一众宫人的腿,其中胆小的已见了哭腔,接着他们齐刷刷跪倒在地上磕头,急急喊道:“王上息怒!王上恕罪!”


    “恕罪?”萧景琰冷哼一声,“伤了脚的人又不是我。”


    “王后恕罪!”反应快的赶紧改了口,接着就是一声连着一声地喊起来,“王后恕罪!王后恕罪!”


    “景琰……”听见宫人们一阵阵的哭声,梅长苏连忙唤了萧景琰一声。但是萧景琰没听,将怀中的梅长苏往上托了托,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梅长苏伸手揽住了萧景琰的肩膀。
“不是他们的错,”梅长苏贴在萧景琰耳边解释道,“是我不让他们跟去的,不要迁怒他们。”


    “雪地那么滑,怎么能不让人跟着?”萧景琰转过头看着梅长苏,责备道,“越来越任性了。”


    梅长苏自知理亏,露了个笑脸,十二分明媚,权当赔罪,慢条斯理道:“我只是觉得梅园里安静,人多了难免吵闹,会坏了这园子里的景致,所以才不叫他们跟着的。”


    萧景琰听了这话,没有回应。不清不楚地笑了一下,回过头来朝跪倒在地上的宫人们道:“听见没?王后嫌你们吵闹。”


    接着又喝道:“来人,给我把他们拖下去,拔了他们的舌头。”


     宫人们被这旨意吓了个魂飞魄散,见两侧侍卫逼近,已浑身发抖、惨叫失声:“王上饶命!王后饶命!小人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景琰……!”梅长苏敛起笑脸,瞪大眼睛,桃花尽数凋零,满目怒色,皱紧了眉头,再无半分柔和,看上去是真生气了。


    然萧景琰却忽然笑了。


    他令一众侍卫道:“下去吧。”然后又示意宫人们也下去。


    宫人们谢着王上开恩,连滚带爬地离开了。梅长苏瘪嘴,脸色好看些。


    萧景琰看着梅长苏,早就消了气,只是说:“下次可不许这样了,如果不想要宫人跟着,就必须告诉我,绝对不能一个人出来。”


    梅长苏别开眼,闷声道:“我知道了。”


    萧景琰抱着梅长苏,心情很好,走了两步:“生我的气啦?”


    “没有。”


    “就是生气了。”


    “王上说是,那便是吧。”


    “我错了。我下次不这样了。”没想到萧景琰道歉倒干脆,梅长苏有些哑然,抬起眼便见萧景琰一副真诚至极的模样,脸忽然烫起来。


     萧景琰还笑他:“我的王后脸红了,脸红了更好看。”


    “你……”梅长苏的脸又烫上几分,低了头伸手去推他。萧景琰大掌一挥,拥了梅长苏靠在自己脸颊旁,继续走。梅长苏埋首在他的毛领里,不说话了。


    “好了,长苏,寝宫到了。”


     太医已在殿外候着了。萧景琰等着太医把完了脉,问他情况,太医回禀道:“殿下并无大碍,脚上的伤敷一段时间的膏药,定能很快好转。”


    萧景琰闻言,面色稍霁,看着梅长苏将药服下,见他微有倦色,上前去扶他睡下。


    等他躺好,萧景琰道:“今后你要出门必须告诉我,我与你一起去。”


    梅长苏缩在融融暖意中,小小地打了个哈欠,眼皮渐沉。


    萧景琰看他不回应,只当他没放在心上,又说了一遍。


    梅长苏勉强睁开眼,不满地看着他,轻拍拍小腹:“孩子困了。”


    “好好好,我不说了,睡吧。”萧景琰认命地替他盖好被子,覆着梅长苏留在腹上的手,也轻拍一拍,“以后我守着你们就是了。”


     然后又贴近他的肚子,命令一般轻声道:“我的小塔娜①要乖一点,不许闹。”


    再看梅长苏,已经沉沉地睡了。


    窗外,阳光正好。


END


====
注①:塔娜意为珍珠。

评论

热度(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