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依依

【靖苏】五云裘(abo)章三

盐昔昔:

*和尖尖 @小小爵士的联文!!!!!我爱尖尖!!!!!


*架空AU。ABO加持。生子待定。


*高亮:本文ABO设定中,无信息素、无发情期、无标记!!!三无ABO,绿色健康的ABO(依旧很黄)!!!


*和亲梗。


*草原游牧民族首领琰X中原王室私生子苏。


*一切的一切全是编的。没有值得考据的地方。


章一:http://xiaoxiaojueshi.lofter.com/post/3e8c61_122e418b


章二:http://xiaoxiaojueshi.lofter.com/post/3e8c61_12313d59


    天刚蒙蒙亮,东方还泛着白色,大队人马在微微起伏的小山间逶迤前进,人们尚未完全清醒,偶尔有人低声交谈几句,其余人皆静静地策马而行。一时间,长风里只剩下声声马蹄。


    不知穿过第几片浮云笼罩下的暗影,错落有致的毡房终于跃入众人的视野,队伍中不知何人忽然高呼一声:“回家喽!”欢呼声立刻此起彼伏地响起来,萧景琰稍夹马肚,带头往那个方向小跑前行,其他人争相跟上,气氛一时欢愉起来。


    远方,朝阳初升,日光从地平线上喷薄而出,撕裂旷野的宁寂,为新的一天拉开序幕。


    留守的人早已远远看见大队人马过来,分列两行候在门前,单膝跪地,以右手覆左肩,俯首礼道:“恭迎王上!”


    萧景琰径直去往主帐,在帐前落马,随手将弓箭扔给一旁的侍从,解下披风,掀开帐帘便入了帐中。二爷领着随后的人将带回的钱粮珠宝拉回仓房,侍从们往营中空地的长桌上摆上一盘盘肉干,一旁的火架上烤着几只飞禽,在噼啪作响的柴火中泛着油光,归家的人快步往自己的帐房跑去,与等在帐前数天未见的家人紧紧相拥。


    一众无家室的汉子先在木桌旁寻了位置坐下,拿起烤好的肉串和肉块送进嘴中大嚼,络腮胡子颤动一阵,紧接着“咕咚”一声响,便是酒肉被吞下肚里的声音,然后他们潦草地抹抹嘴,大声争论起今日睡饱后该去北边的平原跑马,还是该去南面的森林打猎。


    列战英没有参与这场争论,他卸了弓箭,便匆匆往大帐中去了。


    掀帘入帐时,萧景琰正背对着他帐中立在一幅巨大的地图前,凝视着一方辽阔的土地,而后目光渐向南移,最后微微停滞时,已有放眼中原之势。但他只是这么看了一会儿,两侧的手并未像谈及向邻近的部族发兵的时候那样紧紧握着,似乎挂在眼前的只是中原王送上的一幅画。


    列战英询问道:“王上,要将那个中原人安排在哪间帐中?”


    萧景琰未加思索,随口道:“你旁边不正有间空置的吗。”


    那是个离大帐不远不近的位置。


    列战英应一声“是”,又道:“酒肉饭食已经备好,弟兄们都等着王上前来。”


    萧景琰答一句“知道了”,就让他退下。


    列战英出了帐,迎面遇见蔺九扶着梅长苏慢慢地往这边走来。梅长苏一直披着那件大红喜服,虽面色苍白,但喜服的艳色多少为他映衬上几抹薄红,列战英趁此机会细细地将他从头到尾打量了一番。渐渐走近的这个人确如阿七所言,生得十分漂亮,他眉如远山黛色,眼似两潭静水,薄唇紧抿,神色淡然,仿佛四周只有一望无垠的迥野,而没有那些用玩味的目光把他上下打量着的羌人,也没有意味深长的笑声。只是因为长途跋涉,那个人走得十分缓慢,脚步虚浮,似乎随时会倒下。


    伴在他身旁的年青人则像极了猎场中的鹿,小心谨慎,但眼中的神色慷慨坚毅,如将要赴义一般决绝。


    列战英上前行了礼,用稍显生涩的中原话对他们道:“请跟我来。”


    那两人朝他点了点头,默默随着他走向营地另一边。


    这时,只听戚猛用羌语高声笑道:“我看,那个中原的绣花枕头到咱们草原上来,也活不过几天。”


     羌人放肆的笑声从身后传来。蔺九听见了,回身狠狠地瞪了戚猛一眼。


    戚猛见他那样看着自己,饶有兴味地朝他遥遥举了举酒囊,继续对四周的人笑道:“这兔崽子有点意思啊,毛还没长齐就敢这么瞪他大爷!”


    蔺九再也忍不住,用羌语回敬他一句:“蛮子!”


    戚猛乍听见熟悉的语言从蔺九口中说出来,吃了一惊,接下来要说出口的话猝不及防地被噎回喉里,不上不下,难受得紧。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狂放地大笑起来,显然并不把这个清瘦的年青人放在眼里。


    列战英这时回头喊道:“戚猛!不要多嘴!”


    梅长苏听见身后这阵叽里呱啦的声音持续了一阵,气氛似乎有些不对,便回过头来,见蔺九正回身怒视一众羌人,便问他道:“怎么了?”


    蔺九不欲让梅长苏担心,忿忿地回头跟上,扶着他继续往前走:“他们口无遮拦罢了,没什么。”


    梅长苏安抚地拍拍他的手,两人没走几步,却听身后紧走几步跟上来的列战英用中原话道了句:“参见王上。”


    梅长苏和蔺九止了步,不约而同地抬眼往身旁大帐的阶上瞧去,看见一个身披裘衣,腰佩长刀的人正抱臂靠着帐门,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似笑非笑,仿佛看着献祭的贡品。


    梅长苏朝他拱手行了一礼,道:“拜见羌王。”


    萧景琰微点了点头,扬声用羌语淡淡地朝远处的戚猛喊道:“以后别没事找事。”


    不等戚猛应声,蔺九却忍不住用羌语回道:“是您的手下先侮辱先生的!”


    萧景琰看他一眼,平静地道:“中原人,这是羌族的地界,该收敛了。”


     因对方是羌王,蔺九不再多言,转身迈步要搀着梅长苏离开。但梅长苏却查觉不对,眉微微皱了起来,立在原地不动,问蔺九道:“到底怎么回事?”


     蔺九早已将拳头攥得发白,这下终于忍不住,把事情始末原原本本与梅长苏说了。梅长苏却漠然一笑,不甚在意地拍拍他的肩道:“在这礼崩乐坏的混乱之地,弱肉强食,仗势欺人就是他们的法则。”


    不等两人继续往营帐的方向走,萧景琰却大步上前拦住了他们的去路,眼中微有怒意:“我的族人不过是在教你们规矩而已,哪里仗势欺人。”


    梅长苏笑笑,道:“难道你不愿承认自己恃强凌弱吗?你们仗着人多势众为所欲为,也许这就是野蛮人的本性吧。”


    萧景琰哂笑一声,缓缓道:“野蛮人尚且能得首领庇护,不和亲,不远嫁,也不割地伤财,可中原的王公贵胄,还不如野蛮人。”


    他瞥了面前的两个人一眼,随意地倚在一旁的木桩上:“将来我会烧了他们的宫殿,掠夺他们的珠宝,俘虏他们的皇室来做奴隶。等我坐上你们中原人梦寐以求的王座后,所有人都将拜伏在我的脚下。”


    梅长苏听着他不屑一顾地说出这番话,眼中渐渐漫上凛冽的怒气,因承受不住怒火在胸腔中肆意攒集时的烧灼感,说话间已带着微喘:“你们这些蛮人妄想江山易主,就算攻入中原,得了那方土地,也得不了民心。”


    萧景琰冷哼一声:“我不需要中原人的心。”


    梅长苏眼里的怒火仿佛被这话一下子浇灭了,忽又平静如初,望着他道:“抛弃臣民的人,做不了天下的君王。”


    萧景琰不屑地笑道:“你们中原的王,不也抛弃臣民么。”


    梅长苏闻言,眼神微微一滞,未发一语,呼吸渐促。一旁扶着他的蔺九察觉不对,忙低声唤道:“先生,先生?”


    “无…碍,无碍。”梅长苏深吸口气,待心头忽起的绞痛稍缓,慢慢地抬眼,毅然迎上萧景琰凶狠毕露的目光,眸中冷得像天山上经年不化的冰,嘴角勾起一个极小的弧度,又对他道一句,“人知礼义廉耻,而汝等野人非人也。”


    萧景琰闻言,像见了血腥的狼那样眯起眼睛,直起身来,步步逼近,看着梅长苏的神色稍变、眼神微有动摇的模样,露出一个莫测的微笑。他在梅长苏面前站定,傲然居上地盯着他,稍稍向前倾去,玩味地看着梅长苏惊诧地向后退却。


    “先生……?!”蔺九拉住梅长苏的衣袂,想要用身躯挡住他,然而梅长苏抓紧他的手背,坚定地将他推开。


    梅长苏的身高与萧景琰本来相差无几,但是因体型悬殊,而且前者又身披一袭艳丽的喜服,显得梅长苏在萧景琰面前像一只被献祭的羔羊。


    萧景琰上下打量了梅长苏一番,忽而一把扯过他的腕子,不轻不重地捏着举到两人眼前,见梅长苏挣扎无果后一字一句地道:“你最好给我放尊重点,你不过是中原送给我的礼物,是我的坤泽,我想对你怎样,就对你怎么样。”


    接着他甩开梅长苏的腕子,将手按在腰间的刀上,加重了语气道:“别以为你有几分姿色我就会温柔待你。若你下次再像今天这样口出狂言,就别怪我不客气。”


    说罢,他不再看梅长苏一眼,转身大步流星地走远了。


    梅长苏扶着背后支撑帐篷的木杆,看着羌王离去的背影松了一口气,长途乘车的眩晕再次袭来,他不得不按住蔺九的肩膀以求平衡。蔺九急忙搀扶住他。


    “我们……回营帐。”


======


不说了,我要去冷静一下。


评论

热度(319)

  1. 杨柳依依盐昔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