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依依

【靖苏】珍珠成精

盐昔昔:


我本是一颗被供在灵位前的东海大珍珠,一日不知怎的忽然有了意识。


我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曾经经历过什么,只记得一个老神仙朝我一挥长袖,我便成了精。


我能听见四周的声音,还能听见自己说话,不过别人听不见我的声音。



一天,一个穿着龙袍的人来了这里,将我带去一个叫武英殿的地方,把我摆在案头。我俯瞰大殿,发现殿中的火盆烧着碳。


原来这个皇帝怕冷。


我日日陪着他,看他日理万机,案牍劳形,忽然就起了好奇心,这么勤勉的皇帝,叫什么名字呢?我耐心地等着进到殿中的哪一个人能给我答案,后来我才突然想起来,他是天子,没有人敢直呼他的名讳的。我暗笑自己糊涂,将这事置之脑后。


皇帝的名讳我不知道,但我总从皇帝口中听到别人的名讳,梅长苏。他批折子总爱问这个人,说也奇怪,这人名字很多,一会儿听皇帝唤苏先生,一会儿又唤长苏,睡觉时咕哝的不是梅长苏就是林殊,我花了很多时间,从皇帝零零星星感慨旧事的时间中拼凑出了一个完整的故事,才明白这么多个名字,全属于一个人。



皇帝在人前沉默寡言,冷峻严肃,可人后,却是平易近人。


他总是批折子过了夜半还不肯休息,虽不轻易听身边那位老太监的劝,但只要老太监提到“梅长苏”,他总及时停笔,匆匆赶去就寝。


我想,遵从内心,大约就是这样。



常有一个被宫人唤作静太后的美丽温婉的老人来殿中。她每次都带来许多糕点给皇帝,其中最多的是一样,叫榛子酥的黄灿灿的小酥饼。
从她那里我才知道,原来皇帝叫萧景琰。
皇宫中,似乎只有他们之间,才有最温暖的真情。


萧景琰有时夜里梦魇,老太监便会赶去请静太后来。只要她拉着皇帝的手一遍遍柔声唤:“景琰,醒醒。”皇帝就会真的醒过来。


可不知道为什么,近来,静太后就连皇帝醒着的时候,也要对他说“景琰,醒醒”了。


就为了他对着一片虚空唤那一人的名讳吗?


成了习惯的事情,如何醒得过来呢。


再后来的一日,宫中敲响金钟二十七声。


萧景琰将我摆回最初的那个灵位前。


我看着四周陷入一片漆黑,想着,或许事情已经结束了。


我决定潜心修炼,期望有朝一日能冲破珍珠的束缚。


但有时我还是忍不住想,他会醒吗。



萧景琰还是会来,但总是夜晚。


我猜,他不是没睡,就是睡不着,再不然就是睡了又醒。


我习惯了听他自言自语,有时也会回应他,虽然他听不见。


这晚他又来了灵堂,满面泪痕。


“我梦到他了。”他低声道。


你梦到他怎么了?


“我梦到,见他最后一面。”


他说什么了?


“他很高兴,对我说,敌军败了。”


这是个好梦,你为什么要哭呢?


“从前,我们打了胜仗,小殊总会跟我说,景琰,敌军败了,我们回家吧。”



他二十八岁,他三十岁。


他二十九岁,他三十一岁。


他三十岁,他三十二岁。


他三十一岁,他三十三岁。


他三十一岁,他三十五岁。


他三十一岁,他四十岁。


他三十一岁,他五十岁。


他三十一岁,他六十岁。


…………
……



新皇登基。


我看着白发苍苍的萧景琰身着布衣,来到灵堂,面对着灵牌坐下,久久没有言语。


我努力施法,终于幻化成一位白衣青年。那一瞬,记忆如潮水般涌入脑中。


萧景琰依旧定定地坐着。


我开口问他:“老人家,您在这做什么呢?”


他没有回头,答道:“我在等一个人。”


那么多个夜晚的风露立中宵,他已渐渐忘了为谁罢。


“别等了,他不会回来了。”我转身出门,泪如雨下。

评论

热度(119)

  1. 杨柳依依盐昔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