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依依

盐昔昔:

萧景琰第一次大婚时,林殊从边关掐着时辰风尘仆仆地赶回来,连银甲也未卸便匆匆入席,敬了萧景琰一杯又一杯酒,说了许多祝词,萧景琰只是回敬他,不过最后林殊还是先醉了。
那晚,萧景琰呼呼大睡,没有圆房。


次日,林殊找上门来向他道歉,说他想着萧景琰娶了正妃,自己今后得有一段时间不方便来靖王府了,就喝得多了些,再加上醉得厉害时看着萧景琰穿着平日里总穿的红色,不知怎地便忘了他那天成亲,实在抱歉云云。
萧景琰听他说完,叹了口气说,你无需向我道什么歉,我何尝不明白你的心情。今后你不来,我去找你就是了。
然后他说,其实我醉后看你穿着一身银白,恍惚间也当作在军中喝酒了。
两人复又大笑。


萧景琰曾经很喜欢红色,而林殊喜欢白色,他们穿上各自的衣衫时,一个像金陵初雪,一个像雪中红梅,干净傲然,洋溢着少年人的朝气。


两人都是军旅之人,平日穿的衣服并不算多,红色与白色占据了他们衣裳的大半壁江山。直到他们弱冠后,衣着里多少也有当初的颜色。
—————————————
萧景琰第二次大婚时依然穿着红色喜服。梅长苏病了,没有亲自到场,而是差人送来了贺礼。
萧景琰没有醉。


不久后,渝军再度伐梁。
萧景琰担心北境的天寒,要让梅长苏带上狐裘,梅长苏却披挂上马,其他的裘衣怎么都不愿拿,为了让他放心,还将一番话说了好几遍:北境那地方我熟,这身正合适,那里不冷,不冷的。
—————————————
三月之期的最后一日,萧景琰从城楼回到宫中,褪下去时的一身大红衣衫。
眼前的金陵城分明也同他一样,惟余一片缟素了。

评论

热度(104)

  1. 杨柳依依盐昔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