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依依

【令后】风月有情

盐昔昔:

一、


容音从来不入令妃的梦。


从前令妃记得她的样子,学着记忆里的她轻言细语,学着她端立,学着她落笔,也学着她的一颦一笑。


有时令妃对镜梳妆,遣退了宫女,自己捻起一枚颜色清浅的玉簪,戴好,在铜镜里看见自己的神情,会立刻怔住,然后抬手抚上泛黄的铜镜,脱口而出,轻轻地唤一声:“容音……”


后来岁月埋葬了她的眉目,她的唇角,也埋葬了她的音容。令妃便常在半梦半醒之间看见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隐约看得出身着淡粉色衣装。而那时令妃还是小小宫女,刚与明玉吵了一架,独自跑到长长的宫道上,看见那个红墙琉璃瓦下熟悉的身影,自然而然地叫了一声:“皇后娘娘!”


那个人应声回过头来,远远地看着她。


璎珞紧走几步跟上去,问她:“您要去哪里?”


“我要去宫外。”


璎珞不解:“娘娘去宫外做什么?”


“去宫外……”那个人回头,怜悯地看了她一眼,“等一个人。”


醒来,令妃将手放在心口,笑了,笑得像梦里的人一样温柔。


“好,你再等等。”


二、


一夜风紧,次日清晨天凉下来。


令妃走出寝殿时披着一件裘衣,茸茸的毛将脖颈围在中间,她缩在裘衣里,说“天凉了,人易畏寒”。


三、


落雨的时候常容易落花,这日骤雨初歇,令妃到御花园中栽种着茉莉花的一隅,将被雨打落的一地茉莉花拾起来,带回宫中,泡了一盏茉莉花茶。


四、


令妃不知道什么时候俯身伏在案上,昏昏沉沉之间嗅到一丝茉莉花的香气,悠长的从岁月里飘来。


她寻着气味,跨过道道朱门高槛,走进长春宫的前苑,许是她太久不来,不知苑里何时种了一棵梨树,梨花春雪一般纷纷扬扬的洒落,落在她的青丝上。


这些年她步步高升,三年便晋为皇贵妃。但,阖宫无后。


长春宫里明灯流转,人影僮僮,她却依然透过镜花水月,看见这座宫殿冷寂多年。


史书上定会记载,富察皇后逝世时年仅三十七岁,所以她忘了也没有关系。但今夜她浸在宫中经年累月沉淀下来的寒凉里,不得不想:我将要看到的,是容音几岁的模样。


她几乎听见了深宫里传来的轻笑声,听见皇后柔声唤了“尔晴”,也唤了“明玉”。


那我呢。令妃近乎急切地迈出几步,靠近了门前的帘幕,只消掀开来,她就能拥有从前的一切。


但长春宫里的灯火忽然一齐灭了,只剩下庞大的黑影,皇后、明玉、尔晴…那些温柔的、活泼的、鲜活的剪影,一个一个,都看不见了。


令妃惊得睁开眼,坐起身来,浑身乏力,便靠着窗棂,看看自己未换下的贵妃服饰上缠绕的金丝线。


月光如水,与多少年前一样,透过宫殿小小的轩窗照进来,一如既往的凉。

评论

热度(95)

  1. 杨柳依依盐昔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