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依依

【靖苏/七夕贺文】我想选你

盐昔昔:

*沙雕预警






01




这日休沐。萧景琰好不容易能从边境回来一趟,先进宫向梁帝请了安,报备军需后,又难得地到芷萝宫与母嫔说了会儿话,最后心满意足地带着一食盒的糕饼回到自己府上。




他回府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去擦拭架上空悬的朱弓,一别数月,弓上已落满了细尘。萧景琰细细地擦拭着弓身的每一寸,用布轻轻地扫出缝隙中的尘埃。




他正细致地清理着,忽听一个细小的声音在叫唤:“喂,喂,停下,看我!”




萧景琰惊诧地抬头环顾四周,并没有人影,他想是自己听错了,继续专心致志地擦拭,可不一会儿,又听到那个声音:“住手,别擦了!”




萧景琰再抬起头来环顾四周,屋中依旧无人,他正疑惑,那个细细的声音又道:“低头,低头,我在这里。”




萧景琰顺从地低头仔细观察,可……眼前只有这张弓啊……




“重新认识一下,我是朱弓。”那个声音说。




萧景琰惊得倒退一步,拔剑出鞘,喝道:“妖孽!”




朱弓表示委屈:“我才成精几分钟,连堕入魔道的资格都没有,怎么就成妖孽了。”




萧景琰顾不得许多,握紧长剑,质问它:“你既然是个东西,怎么可以说话?”




朱弓开始长篇大论:“我……是个东西没错。殿下不是东西,自然不能理解我这种东西的心情。若有话憋闷得久了,诉说的欲望日渐强烈,破口而出那日就是成精之时,这是我们这些东西的行情,尤其是像我这样有些年份的东西,眼见了许多,想说的便也多,今日机缘巧合,恰好能够说话了而已。”




萧景琰虽然觉得它这一番话怪怪的,但放下了手中的剑:“我知道我不是东西,无法理解你的心情,可是…朱弓不应该会说话啊。”




朱弓轻轻笑了几声:“殿下您有情有义,就不想听听我将要对你说些什么吗?”




02




朱弓为证明它的身份,对萧景琰道:“殿下有什么想问的请尽管问,但凡是与我眼见的往事有关,能回答的,我定当如实相告。”




萧景琰虽然很想先问问朱弓它的眼睛在哪儿,但现在气氛严肃,他想了想,问它道:“林少帅曾经每次出征都提着你不离手,你可知道他为何独独去北境时不带着你?”




朱弓沉默了一会儿,再开口声音已有些低落:“……他其实,对结果有一点预料。但还留着一线希望,所以将我留下来,做个念想。”




萧景琰攥紧了拳,眼眶骤然红了。




朱弓似乎不愿他难过,说话时的声音中染上了勉强的笑意:“我应该谢谢你,一直没让别人碰我。”




萧景琰咬牙忍着泪意,声音还有些颤抖,低声道:“这是我该做的……知道当年那些事情的人不多,我除了铭记于心之外,什么也做不了……”




“不,你可以。”朱弓突然出声打断他,“总有一天……”




萧景琰摇摇头,苦涩地笑了笑:“我如今尚未封亲王,甚至不知道赤焰案的真相,仅凭着为故人雪冤正名的心,和朝野上下寥寥无几的愿意相信祁王与林家并非谋逆的故人,如何能翻案?如何能让父皇亲口承认他的错误?”




朱弓又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神神秘秘地让萧景琰把耳朵凑过来,轻声告诉他:“有一个办法。你信我,将来,会有一位名叫梅长苏,化名苏哲的谋士,他能辅佐你干好这番大事。”




萧景琰看它不像开玩笑,认真应了,将此事牢记在心里,可他回过神来还想再问朱弓一些其他的细节时,朱弓却再也不答话了。




03




梅长苏从床榻上坐起,揉了揉额头,恰在此时蔺晨推门进来,见他这副模样不由问了句:“怎么了这是?”




说着伸手就要给他把脉。




梅长苏摆摆手道:“只是做了个奇怪的梦罢了。”




蔺晨好奇地问他:“梦见什么了?”




梅长苏皱眉仔细想着:“我梦见我附在自己的朱弓上与景琰说话。”




蔺晨站起身来道:“你这还一人分饰两角儿啊,别光想着这个景琰念着那个靖王的,你也该顾及你自己。”




梅长苏立刻保证道:“是,我会好好吃药的。”




蔺晨“哼”了一声,推门离去。




04




十三年后。




“要不飞流跟我到南楚玩儿去吧?”




“不要!苏哥哥!”




“嘿你小子,那你要去哪儿啊?”




“金陵!”




05




萧景琰独自走在漫长的宫廊上,迎面正遇上霓凰郡主挥鞭抽在一个太监身上,他顺着太监滚下来的阶梯看上去,才发现郡主的身旁还站着一位眉清目秀的布衣公子。




萧景琰听见了那太监说的话,却懒得理会,让他退下后,看着梅长苏安抚了庭生,待他与庭生说完话,才重新与这两个人见礼。




白衣谋士低眉抬手行礼道:“草民苏哲。”




萧景琰一愣,苏哲不就是梅长苏吗!




于是,梅长苏还没起身,就收到了一个热情的拥抱。他讶然抬头望去,一时仿佛生吃了榛子:“靖,靖王殿下……”




萧景琰不多与他废话,激动地直言道:“我等先生很久了!”




一边的霓凰一脸茫然地问:“你们……你们认识?”




梅长苏的“不”字才说了一半,萧景琰就打断了他:“久闻先生大名了,今日幸得一见。郡主,我们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说完,不等梅长苏分辩,当即拉起他的手一溜烟地走远了。




宫廊上,惟余霓凰一人,听着远远传来的那句“先生咱们干大事去吧”而忘了合拢嘴,手中的马鞭滑落在地上。




——————————————————




以下段子五则【完全没个正经】




一、




“殿下行事方正,又不会曲意顺承,学不会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可是长苏,孔雀舞真的好难……”




二、




萧景琰眼里的梅长苏:确认过眼神,是不想借我《翔地记》的人




萧景琰眼里的言侯:确认过眼神,是想让我爹和太阳肩并肩的人




萧景琰眼里的沈追蔡荃:确认过眼神,是想改日再来请教苏先生的人








梅长苏眼里的萧景琰:确认过眼神,是不知道我爹外号和我娘闺名的人




梅长苏眼里的言侯:确认过眼神,是想让萧景琰他爹做真.天子的人




梅长苏眼里的沈追蔡荃:确认过眼神,是吃了晚饭还要聊的人




三、




梅将军:报!




萧皇帝:好好好,抱就抱(❁´◡`❁)*✲゚*




四、




我萧景琰就是战死!从马背上摔下去!也不会和那个阴诡谋士说一句话!




……




选我?盒盒盒盒盒盒盒那好吧。




五、




“飞流,说说看,誉王是毒蛇,我是什么?”




“水……牛。”




“那,你苏哥哥是什么呢?”




“牧……童。”




来自苏哥哥的怒吼:蔺晨你又给飞流看了什么乱七八糟的画!

评论(1)

热度(158)